首頁 > 藝文創作 > 驚悚怪談 > 童年怪事
個人訂閱  |   停止訂閱  |   功能說明
本版規則:
1. 本版以真實經驗、文章創作、日本怪談、西方怪談、都市傳說為主
2. 轉貼文章請在盡量於發表時加上您對轉貼作品的看法或心得,並附上來源連結

[西方怪談]童年怪事

mandy_8329 (mandy_8329)
積分 : 2,209
回應數:0 / 瀏覽數:343
2017-02-06 16:15:13 發表
1
大概是十歲左右吧,我家發生了一件怪事。

我聽到我父母對彼此喊叫,還有幾次看到我媽被痛打,怪事就這樣發生了。

我爸媽因此離了婚,我爸搬離我家。我、我媽還有我姊也從雪梨搬到了中央海岸居住。
(中央海岸是一個澳洲的城市名稱)

有一晚,我躺在床上準備要入睡,我聽到地毯上有腳步聲。
那腳步在緩緩踱步,我聽到地毯有拖著腳步的摩擦聲,但我只是把頭埋進枕頭裡,用手蓋住露出來的耳朵。

隔天醒來後,我告訴我媽這件事,她說一切有點混亂,但我們只是需要時間去適應沒有你爸的日子。她認為這只是一個惡夢。

我還記得那個時候我真的覺得很挫折,她不相信我說的,我那晚一點也不想上床睡覺。

而那晚,又發生了一樣的事情。

那晚我媽看完電視,關了燈,上床睡覺了之後,我又聽見一樣的聲音。同樣的情況持續了幾個星期。

而如今,我已經不再用手遮住耳朵,我確認那個聲音,它就在「那裡」,在我的床旁踱步。

事情開始有了極劇的變化,我開始做一些駭人的惡夢。

我夢到它一直在我身邊,我夢到我的胃因為「它」總是一陣又一陣的刺痛。
我總是記不得「它」,卻鮮明地記得當時那種痛楚,記得當時的慘叫,記得喉嚨裡鮮血的滋味。
我記得鮮血浸透我衣服而來的那種熾熱。

漸漸地,我的身體越來越虛弱、越來越憔悴,但我知道那些夢仍然壟罩著我家。

我開始有種不太好的既視感,這接近事後才發覺場景熟悉的那種預知夢,而不是那種類似未卜先知的能力。
長度大概只有十秒鐘左右,就像重新置身夢境。因為這樣的既視感太過強烈,所以我的身體才會跟著變差。

當我站上水槽,或是望向櫥櫃時都能感覺到這樣的既視感,被現實生活與夢境夾擊而進退兩難的感覺很糟。
只能夠有十秒鐘左右這點也讓我覺得很煩。

恐懼感自我已千瘡百孔的胃袋油然而生,而後就像壓在我胸口上的大石頭令我喘不過氣。

口乾舌燥,接著是一陣反胃噁心、狂冒冷汗,然後是發覺「我夢過這一切」的詭異。

一切越來越糟。後來我媽帶我去找兒童諮商師,但很弔詭。我記得在等候室裡有那種編織的填充娃娃,配著編織的下體。

情況很棘手,我無法正常睡眠,我在學校感到很疲倦,常與我姊吵架。

這大概持續了一年左右,如果我去我媽床上睡的話會好一點,我能睡得比較好。
雖然有的時候我還是會聽到腳步聲,但是跟媽媽在一起讓我覺得安心多了。但後來媽媽有了男友,所以我就得睡回我自己的那張床。

事情變得離奇。每晚都會有什麼東西在掐我的腳趾。

首先,是掐我的大拇指,這就像是在跟我玩this little piggy一樣。
(this little piggy是一種英美的傳統兒歌,會利用這首歌跟幼兒玩手指遊戲)
一夜又一夜,漸進的第一晚從我的右腳大拇指開始,然後第五晚在我右腳的小拇指結束。

於是我開始把我的腳趾蓋起來,把自己蜷曲得像顆球。
我把頭埋進枕頭,把膝蓋縮在胸前,手掩住耳朵。
這使我筋疲力盡,每天必須在棉被裡蜷成這樣睡,簡直讓人有幽閉恐懼症。

然後我又開始聽到了咳嗽聲與咆哮聲,就在我的床尾。第一次聽到的時候簡直嚇得我汗不敢出。
咳嗽聲、咆哮聲、咯咯咯的笑聲,不管那到底是什麼,我嚇得呆若木雞、動彈不得。
我沒辦法向母親呼救,也沒辦法通知就住在隔壁房間的姐姐。

從未深究那些聲音的來處,我總是閉緊了雙眼。但那些聲音也從來沒有更進一步,它們就只在我的床尾附近。

我決定要好好處理它們。
作為一個少年,我會熬夜、看電視。起居室就位在走廊的盡頭,所以我會在要通往走廊通道上看電視。

一張面孔突然出現在角落,就只有一顆頭。
我常看到它出現在這個角落,但當我轉而想要將它看個清楚,那裡卻又空無一物。

但倏忽之間,我又看見它了,我看見它的臉,它咧著大嘴微笑,睜著很大的眼睛。

長大以後,我媽媽終於承認晚上聽得到那些聲音,以及在走廊看到臉孔的事情。
不過我媽跟我姊說她們都沒有被戳腳趾,也都沒有聽見那些咳嗽聲跟咆哮聲。

我爸在我十五歲那一年過世了,他有嚴重的心臟病。

從那時起,一切彷彿止步不前。更確實地說,一切是在我們從他的喪禮返家之後便戛然而止。

這房子給人迥然不同的感覺。














資料來源: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486280973.A.FD5.html
共1頁
1
瀏覽方式:
上一個話題 下一個話題 友善列印轉寄 字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