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文創作 > 驚悚怪談 > 狗狗真能看到飄嗎?
個人訂閱  |   停止訂閱  |   功能說明
本版規則:
1. 本版以真實經驗、文章創作、日本怪談、西方怪談、都市傳說為主
2. 轉貼文章請在盡量於發表時加上您對轉貼作品的看法或心得,並附上來源連結

[真實經驗]狗狗真能看到飄嗎?

mandy_8329 (mandy_8329)
積分 : 2,209
回應數:2 / 瀏覽數:541
2017-02-07 16:42:37 發表
1
狗看不看得到鬼,我想是可以的,我自己有一個親身體驗的故事。

其實這個故事我很久以前(十年前)曾在本版分享過,

不過剛剛找一找文章已經不見了,所以再寫一次。



大概從國中的時代開始,我與一個位於鄉下山間的佛堂結緣,到離開為止,

算一算約有11.12年的時間。


大學時代,每逢長假,比如寒暑二假,或期中考結束的後一週,我往往會坐車南下,

到佛堂掛單一段時間,或研經唸佛,或閉關禪修,短則3.4天,長則一二週。


上山到佛堂,最大的考驗是要走大概四公里的路程,雖然比不上許多鄉下長輩

幼年時動輒走路上學的經驗,這四公里加上不算太陡的山路,至少也得花上我一個小時。


那個地方別說Uber(當時還沒有),連計程車如果沒有事先叫,路上可能是等不到的。

回想起來,當時還是個阮囊羞澀的窮學生,為了省那大概只有4.5鎂的計程車錢,

只好就憑雙腿慢慢走了。



我大一下某一次期中考週,週四下午最後一科考完,算一算時間,馬上動身的話應該可

以在佛堂待個三天。當時沒有想很多,只覺得時間算夠,決定吃完晚餐就搭夜車上山。

那應該是我這輩子作了幾個最冒險的決定之一orz只是當時年紀還很生澀,不知道其輕重。


到達車站時已經晚上九點多了。換言之,我得走四公里的夜路上山。

那段我早已走過十數遍的路,沒想到在夜晚會那麼可怕。

可怕不是指治安危險,而是十分荒涼。這四公里的鄉道,大概只有後三分之一是山路。


在到達山路前,扣掉車站附近的小市鎮區,大概有兩公里是左右完全沒有住家的旱田。

還好有著零星的路燈照明,不然完全摸黑上去,我可要放棄打道回府了。

這些夜路的狀況,都是常在白天上山的我不可能會想到的事情。

一路上路燈的數量已經少到我可以清楚看見一些天上的星星,想起古人披星戴月趕路,

大概比我這夜路還更為辛苦呢。


好不容易走了快三公里,總算到了山口,從山口向上走,大概有一個兩三百公尺長的險坡

,每次都搞得我氣喘噓噓。這個連當地人也戲稱的「好漢坡」,不幸並沒有幾個燈。


俗話說夜路走多了,總會遇到鬼。幸運如我,第一次走夜路上山就見鬼了。

大一的時候,我是還沒有陰陽眼的,大概與多數讀者一樣只是個麻裡麻氣的麻瓜。

就算麻瓜如我,也發現了十分不對勁的事。


坡上約半腰處,有一個大概七十度的彎道,一切都要從這彎道旁的小空地說起。

http://imgur.com/fB31urI      彎道今日在google街景的樣子



小空地跟馬路的中間有道圍牆,當時與現在的照片差不多,只是圍牆在當年更為破舊。

空地應該是人家的私有地,當年裡面什麼都沒有。整個坡上兩旁也都沒有人家。

(當時看到圍牆以為裡面有人住,只是黑黑一片大概是沒開燈,荒山嘛。)



經過這個空地的時候還沒怎樣,很奇怪,往前又走了大概三十公尺後,過彎到一半了。

才聽到背後傳來一陣哭聲,回頭看了看,位置大概是在空地那邊沒錯。

哭聲仔細回想起來是非常恐怖的,只是我當時並沒有意識到那哭聲的恐怖性。

這「鬼哭神嚎」真的是驚天地動鬼神,那是一種發自內心無限悲愴、撕心裂肺的嚎喊。

俗話說的「如喪考妣」,似乎也無法完滿詮釋哭聲裡的悲切。


好奇心別說能殺死一隻貓,連恐懼的感覺都會無聲息地被給抹除掉好幾分。

我好奇的是這個詭異的哭聲,到底是男聲還是女聲。


各位版友大概很少有這樣的經驗,我們聽一個「成年人」的哭音,

基本上憑音調,應該是分得出來男聲還是女聲,但是這個哭聲讓我感到十分困惑。


我當時就停住腳,很仔細地聽了一陣子,大概足有一分鐘的長度,因為實在是太奇怪了。

這個哭聲一開始聽起來像男聲,但仔細一聽又感覺像女聲。

再更精細分辨,倒更像是男女混音在一起。

我聽了好久好久,實在不像是兩人合音,確確實實是一個人獨自孤伶伶地哭著。



這男不男女不女的哭嚎聲,在我當時很沒良心地仔細研究之後,下了個結論:

儘管心下還是十分疑惑,心裡想著「該不是太監在哭吧」,可是這時代哪來的太監。


毛骨悚然的是,這太監哭得也太真。真到我的骨子裡都發毛。

不像那種電影裡黑山老妖與東方不敗的聲音,總有點假假合成的味道。


還記得當時看看手錶,已經九點四十多分了,已跟人家講好十點前會到,實在好趕。

守時的約定著實地戰勝了好奇心,為了避免遲到,我只好不再去理會那個聲音。


當時顧著趕路,其實沒有意識到那是鬼在哭,只是草草給自己一個理由,

想說大概有人晚上肚子很痛吧,可能盲腸炎之類的所以痛到哭成那樣。

(後來白天回去看,....那邊根本都是荒草呢,連房舍或棚子都沒有。)


我又往前走了大概三十公尺,哭聲在我的背後隨距離而遞減。

一過彎,聲音居然完全不見了,就像卡歌一樣,哭聲「嘎然而止」。

雖然是覺得有點奇怪,但是顧著時間,也就沒再去多想那麼多了。


山路過了驟彎後,來到一個小台地。接著是一條大概一百公尺的筆直道路,兩邊仍是田。

路的盡頭是一個丁字路口,那邊會即是稍有人居的小聚落。


當年的聚落不大,大概三五十戶人家而已。今天用街景神遊,發現已比過去熱鬧了一些。

http://imgur.com/EH2MD3x   直路現在的街景圖



我就在這條路上走,要到佛堂大概還要十分鐘左右,奇怪的是,就在這條直直的路上,

開始有狗兒從不同方向聚攏過來,拼老命對著我吠,好像我欠牠們錢似的。


我沿著這條路一直走,路上加入的狗漸漸變多:

有大的小的,黑的白的花的,看起來人家養的,髒兮兮似野生的,我看那個聚落裡可能

八成以上的狗都來了,足足有十幾二十隻,只要是一隻狗,就對著我捨命地狂吠。


狗群的吠聲劃破寂靜地夜空,此起彼落地嘶吼著,如潮起潮落刺刷著我崩潰的情緒。

這真是太可怕啦!!!我嚇到都快哭了,口中忙著唸佛,

胡思亂想著該不會明天報紙頭條是什麼大學生被狗分食之類的。


我聽說狗在對人叫的時候,如果逃跑會被追咬,所以只好硬著頭皮慢慢走著,

期待走到聚落時會有人來救我QQ

那段一百公尺的直路,可以說是這輩子走過最膽戰心驚的一段。


不過漸漸我發現,狗都是跟在我後面大概兩公尺左右,對著我的正背後處吠,

我看看我的背後,啥都沒有阿。我當時還檢查一下背包,是不是勾到貓咪還兔子了。


牠們圍成一個類似三分之一圓的弧度,我就像帶隊官一樣(?),

帶著一群狂吠不已的大小傢伙行軍前進,狗兒們雖兇很的嘶吼,卻也不敢近身。


我走到聚落時,牠們還是照吠orz,時不時有些狗離去,加入其他聞聲而來的新狗,

反正牠們也沒咬我,我漸漸也沒那麼害怕了。只是鄉下山間大家早睡,大多數的人家

燈都早已關了,我心裡的壓力,開始轉向因狗吠而清夢被擾的鄉親們會不會來興師問罪。

不過狗群就是叫著不停,我一點辦法也沒有。


這樣莫名其妙的狀態,就維持了十來分鐘,直到我抵達佛堂前的那個轉角,

狗兒們才漸漸散去。要不是狗群們一直對著我吠,憑著牠們成群結隊跟了我十分鐘的路,

我都快有錯覺自己成了新一代狗王了。



進了佛堂,上完香後,裡頭的師父看到我,神秘地笑了笑:

「梓湖阿,你帶個客人來了哪。」梓湖是我的居士法號。

我:「啥?師父您說笑呢,我這次是一個人來阿。」

師父:「有個眾生哪,一路跟著你過來,被擋在門外,護法神不讓祂進來,你知道嗎?」

我:「我現在才知道......QQ」於是講了沿路發生的事。

師父:「那個眾生唷,很苦,但是造惡太多,跟你有舊緣,求你幫他解脫呢,

        你看怎麼辦好?」

我:「......弟子愚魯,還是請師父為弟子作主吧。」

師父沉默了一陣,說:「祂已經離開了,緣份未到。」

我:「為什麼狗要對祂吼呢?」

師父擺擺手,示意時間晚了,該是休息的時間,只輕輕回了我幾句:

「因果不空,因果不空唷,欲問今世因,前生作者是。

  造孽阿造孽,那個恐怖樣子,狗看了都難過唷,梓湖阿,好好實修,人世很苦哪。」

便飄然地去禪房休息了。


佛堂的師父雖說有靈眼可以見鬼,處理陰陽事,但本身不太愛多談靈事。

所以聽他那麼說,我之後也沒再多問。其實故事到這邊就該結束了。










資料來源: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486425854.A.37F.html
tiantian07030707 (tiantian07030707)
積分 : 2,392
2017-02-10 11:41:28 發表
2

TOP

回應 問題回報
linebd589 (linebd589)
積分 : 69
2017-06-25 21:47:36 發表
3
本 土 正 妹 外 約line:hi8866  /旅 館/飯 店/叫 服 務/找 小 姐 【看圖約妹】
本 土 正 妹 外 約line:hi8866  /旅 館/飯 店/叫 服 務/找 小 姐 【看圖約妹】

TOP

回應 問題回報
共1頁
1
瀏覽方式:
上一個話題 下一個話題 友善列印轉寄 字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