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文創作 > 驚悚怪談 > 你有去過4D電影院嗎?
個人訂閱  |   停止訂閱  |   功能說明
本版規則:
1. 本版以真實經驗、文章創作、日本怪談、西方怪談、都市傳說為主
2. 轉貼文章請在盡量於發表時加上您對轉貼作品的看法或心得,並附上來源連結

[西方怪談]你有去過4D電影院嗎?

mandy_8329 (mandy_8329)
積分 : 2,209
回應數:1 / 瀏覽數:306
2017-02-07 16:54:44 發表
1
 我不知道我還能向誰傾訴。我沒有信任的人,沒有人會認真看待我。在網路上匿名發文是
最好的辦法了。

我知道背景故事很無趣,但我還是要說一下。如果你不想看,你可以直接跳過前幾段。我
只是想要保持故事的完整性。

我必須說,自從我有記憶以來,我的哥哥就一直是唯一一位會關心我的人。我的父母愛他
、栽培他,他在他們眼中就是一顆閃亮的星。然而,我只是一場意外。我媽曾經想要把我
拿掉(她從不忌諱在我面前談論這件事),但我爸堅持不讓她這麼做。天啊,真希望他那
時沒有阻止她。

我並不討厭我的父母。嗯,我之前不討厭。我了解養育第二個小孩會造成經濟上的負擔,
這也是為什麼我一直很努力在討好他們。我在班上總是名列前茅,自願性地完成工作,當
我有能力的時候,我還會帶額外的現金回家。

我哥常常會讓我拿走他完成家事或是一些成就的功勞(其實沒什麼差,我的父母都知道我
在說謊)。自從我九歲的時候開始,他每天都會給我讓我在他18歲搬出家裡的時候跟他一
起住的承諾。我最終會得到一份真正的工作,然後我們會成為室友。這是唯一一件讓我對
人生抱持希望的事情。他真的是我最好的朋友。

無論如何,我想我該進入主題了。

我不太確定4D電影院現今有多普及。我其實也不太在乎這件事,所以我沒有上網查詢,我
根本不想知道外面到底有多少間4D電影院。我只有在當地的動物園裡看過一間,那是在20
10年六月的時候。

當時我只有14歲,我的哥哥(當時16歲)堅持我們在父母還在其他展示區的時候進去瞧瞧
。我非常渴望可以擺脫外頭炎熱的天氣,於是我答應了。那聽起來很酷,你可以一邊看電
影一邊有著全新的體驗。為了模擬風感,一陣一陣的微風吹在臉上、發怒的動物搔癢著你
的腳踝,隨著電影走向到處都是由露水形成的薄霧。

我忘了我們最後選擇看什麼,總之是某部愚蠢的大自然電影,保證會和觀眾會有許多小互
動的那種。在電影開始之前,我只記得有種…….很緊張的感覺。我想要離開。除了我和
我哥之外電影院裡只有其他三個人,而那三個人看起來都很不正常。外面的氣溫高達35度
,他們卻穿著冬天的夾克外套。這一點都不合理。我用氣音告訴我哥我們應該去找我們的
父母比較好,但他卻表現出典型大哥的樣子。「怎麼?你會害怕飄到你臉上的薄霧嗎?它
會讓你嚇得尿褲子嗎?」接著噓了一聲示意我安靜、好好享受這部電影。

我理所當然的對他的沈著感到安心。燈光暗了下來,我盡我最大的努力專注地看著螢幕。
接下來發生了什麼事情我不太記得了。電影的第一個畫面是一頭很巨大的大象踩進水坑,
接著我感到一陣薄霧飄來。我能夠馬上辨別那並不是露水。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那薄霧
飄進我的嘴裡而且感覺…….不太對。它感覺比較像是油。

我勉強笑了一下,然後把頭轉向我哥,但當我轉頭時我感覺我的頭很沈重,我記得他看起
來也很詭異。接著當某種嚙齒動物出現在螢幕上的時候是搔癢腳踝的部分,而在搔癢的過
程中我感覺到我的小腿被某個尖銳的器具刺進。我大叫了一聲—可能只是在腦海中,接踵
而來的是一片黑暗。

-

當我清醒的時候,我躺在某種又硬又冷的東西上。我看不到。我驚慌失措地呼喊著我哥的
名字,然後我感覺到一隻冰冷的手輕放在我的額頭上,一個低沈的男人聲音說道:「親愛
的,你昏倒了…….是中暑。回家好好睡個覺吧,你的父母在來的路上了。」我的胃感到
一陣壓力,接著眼前又是一片黑暗。

第二次醒來的時候,我人在醫院。我的母親在我的病床邊。她看起來疲憊不堪且傷心欲絕
。我可以聽到我爸在門外生氣地講電話的聲音。我媽問了我好幾百萬次我還好嗎,並且告
訴我某人是如何在電影院外發現昏倒的我。醫生告訴他們的就跟告訴我的一樣,我是因為
中暑才昏倒的。我問我媽關於我哥的事情,她就哭了起來。

我哥失蹤了。

當時是凌晨兩點,動物園已經閉館了,但到處都找不到他的蹤影。

我告訴她發生了什麼事。我試著鉅細彌遺的告訴她事情全部的經過。那些奇怪的人、暈眩
感以及疼痛感、有著低沈聲音的男人。他們告訴我這一切都是夢境或者熱中暑產生的幻覺
。我媽覺得我可能看到我哥被那些壞人綁架,但我爸不相信這回事。他認為我哥是個技術
甚差的逃家者,他說或許我明明知道他的下落還替他掩護。我恨我爸。沒有人相信我,沒
有人會相信小孩說的話。所以我保持沈默,我不再和任何人交談,包括我父母。我強迫自
己看新聞,花了好幾年時間上網搜尋跟我有相同經驗的人們。課業方面該完成的我也都有
完成,並在16歲那年找了一份兼職工作。我依然是個乖小孩,只是不怎麼開口說話而已。
我失去了所有的朋友,而我的父母似乎也不怎麼在乎。我也不在乎。

2015年二月,我終於放棄尋找可能的蛛絲馬跡。我覺得很挫敗。我父母早在一年前就放棄
了,我無法忍受跟他們在同一個空間相處。怎麼有人能夠這麼輕易就放棄自己的孩子?我
搬離州外,找了份新工作,並且搬進我自己的小套房。打從我開始工作以來,我所做的就
只有吃飯(可能吃飯的時候還會讀點書)、上網看些有趣的東西、洗澡、睡覺,然後無限
循環。我靠我規律的行程讓我保持理智,以防我去想到那些我百分之百沒必要想到的事情


直到昨天。


在回套房的路上我順手抓了給我的信件,我把它們放在我的餐桌上,把剩菜放進微波爐,
等待食物的過程中我一邊快速掃讀那些文件。

我第一張拿起的名片令我作嘔。

「在這個夏天造訪**動物園!全家都歡樂!」我把那張名片給丟了。我歇斯底里的哭了
好幾個小時,我不了解為什麼有人要這樣對我。這明顯是個變態的惡作劇。我第一個想法
是我那嚴厲的渾帳父親為了要我折磨我、懲罰我搬離家裡到這麼遠的地方,所以把這名片
放到我的信箱裡。

當我停止哭泣時,我拿起手機打給我的母親。我不知道在經過這段時間之後我該對她說些
什麼,我只想朝著某個人大吼,任何人都可以,讓我陷入這痛苦不堪的深淵中。

接起我電話的不是我媽,也不是我爸,是一個男人。他的聲音不會很低沉,但聽起來……
很耳熟。我吞吞吐吐地說出「是誰—」,還來不及把話說完他就打斷了我。


「別再打來了,小蜜蜂。這一切都不值得。」


然後電話就被掛斷了。

我動彈不得、我哭不出來、我什麼事都做不了。

世界上只有一個人會叫我「小蜜蜂」。那是我哥在我六歲的時候幫我取的綽號,當時我用
了我阿姨的防曬乳,那讓我整整一星期都呈現一種詭異的橘黃色。

這感覺就像是我的心臟被人反反覆覆地剖開再剖開。如果那個人真的是我哥,他為什麼不
告訴我他回家了?為什麼不告訴我他還活著?伴隨著那該死的神秘訊息的東西是什麼?我
能感受到的只有憤怒。不知道是否因為太過悲傷,或只是因為不斷哭泣和憤怒而產生的疲
憊感,總之我在沙發上睡著了。

現在已經是早上了,我仍然感到非常困惑。我必須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如果接電話的人真
的是我哥,我必須見他一面。

我想那意味著我今天會開車回家一趟。



*更新:我現在正坐在休息站附近的小餐裡,我前方還有好長一段路要開。我不確定我還
會再更新多少次。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夠得到我要的答案,我只知道我必須試試看。








資料來源: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486448156.A.247.html
tiantian07030707 (tiantian07030707)
積分 : 2,392
2017-02-10 11:34:53 發表
2
.....
我只想問是真事嗎
借錢 三民區金旺當舖

TOP

回應 問題回報
共1頁
1
瀏覽方式:
上一個話題 下一個話題 友善列印轉寄 字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