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休閒育樂 > 國外旅遊 > 《山海經》的傳說(十九)~( 二十一)
個人訂閱  |   停止訂閱  |   功能說明
本版規則:
‧一起來這裡分享您國外旅遊的心得與照片
‧關於旅遊新聞的轉載會視轉載內容、理由等原因做保留或刪除
‧禁止於文章標題宣傳與旅遊無關之內容,詳細版規請看這

[中國港澳]《山海經》的傳說(十九)~( 二十一)

werdx (jun20100808)
積分 : 1,103
回應數:0 / 瀏覽數:303
2017-05-04 00:44:00 發表
1



《山海經》的傳說(十九)羿殺六怪獸

解除了十個太陽幷出的災難,羿馬不停蹄,日夜兼程,去捕獵肆虐人間的怪獸。中原地區,以窒窳、封稀爲害最烈。窒窳本是黃帝轄下的一國諸侯,不幸被貳負和危暗殺了。黃帝憐憫他無辜喪命,請巫彭、巫抵、巫陽、巫履、巫凡、巫相六大神醫上昆侖山會診,研製出不死神藥使他死而復生。窒窳的命是撿回來了,却完全迷失了本性,剛一醒來,就連滾帶爬地竄下山,一頭扎進弱水,變成了一條龍首虎爪、號聲如嬰兒啼哭的吃人怪獸。羿深入窒窳巢穴,僅一箭,就令它死了第二回,這一回是死有餘辜。

在中原的桑林還有一頭獠牙如戟、力勝百牛、鐵骨銅皮的大野猪封稀;封稀橫衝直撞,拱毀莊稼、村落,所經之地頓成廢墟。羿左右施射,刺瞎野猪雙睛,將它生擒活捉。

誅殺窒窳、捕獲封稀之後,羿轉戰南方,在壽華之野追及鑿齒。鑿齒人身獸臉,它的殺人利器是突出嘴外的兩根五六尺長、形似鑿子的牙齒,爲了應付弓箭,它特地帶上一面巨大而堅固的盾牌,它至死也沒弄清楚,羿的神箭是如何穿透盾牌,扎進它心窩的。

修蛇盤據洞庭湖,掀波作浪,覆舟無數,吃人無數。它風聞神射手羿已至南方,便潜伏湖底,銷聲匿迹。萬頃波濤掩蓋妖踪,羿的神奇射技也就沒有了用武之地,他毅然舍弓持劍,躍入深不可測的大湖,歷千險萬難,終于在滔天白浪中劍斷長蛇;洞庭湖水,竟給蛇血染紅了一半。

北方,九頭怪九嬰仍在凶水一帶噴火吐水,淹鄉焚城;東方,巨型鳥大風仍在青丘之澤掀起狂風,毀屋拔樹。羿東征青丘澤,用青絲繩系于箭尾,一箭射中閃電式飛掠的大風。那大風力大善飛,尚欲帶傷逃生,無奈箭上系繩,只能像一隻風箏一樣被羿收回。

九頭怪九嬰自恃有九顆腦袋、九條命,絲毫不懼北伐的羿,它九口齊張,噴吐出一道道毒焰、一股股濁流,交織成一張凶險的水火網,企圖將羿困住。羿知道九嬰有九條命,射中一個頭,它非但不會死,而且能很快痊愈,故再使連環箭法,九支箭幾乎同一時刻插到了九嬰的九顆頭上,九嬰的九條性命一條也沒留下。

 

《山海經》的傳說(二十)西王母與嫦娥奔月

羿上射九日、下除六害,堯和普天下的人民感激不已,頌揚他的歌謠在民間四處傳唱,但是,羿的心頭却沈甸甸的,自己畢竟射殺了天帝的九個太陽兒子,不知道天帝能否原諒。羿特地宰了在桑林捕獲的大野猪,把猪肉剁得細細的,製成肉膏,恭恭敬敬地端上天庭奉獻給帝嚳,想看一看帝嚳對他的態度改變了沒有,是否對他依舊親密,依舊信任。

帝嚳看也不看猪肉膏,悶悶不樂:我不願再看見殺生的事,也不願再看見你。你和你的妻子住到下方去吧。

羿謫居下界,夫妻倆成了凡人,他深感對不住妻子,便與嫦娥商議:天上等級森嚴,在人間倒也逍遙自在。不過凡人終將一死,若要長生,就必須渡弱水,翻火山,登上昆侖,去向西王母求取不死靈藥。

西王母原來住在西方玉山的山頂洞穴裏,有三隻紅腦袋、黑眼睛的青鳥輪番外出給她尋找食物,她長著老虎的牙齒、豹子的尾巴,披頭散髮,却佩戴玉簪,每當晨昏,踞于山頭狂嘶猛吼。她掌管天災、瘟疫、刑罰,也煉製、收藏不死靈藥。黃帝退隱九重天外,西王母便遷居昆侖山,那時的她已化身爲雍容華貴、儀態端莊的貴夫人。

昆侖山下有弱水環繞,弱水非但不能載舟,一片鳥羽落下亦會沈沒。弱水外又有炎火之山,山上的火焰晝夜不息。羿憑著蓋世神力、超人意志,越過炎山、弱水,攀上一萬三千一百一十三步二尺六寸高的懸崖峭壁,在昆侖山巔的宮殿裏拜見了西王母。

西王母欽佩羿的作爲,同情羿的遭遇,取藥慷慨相贈:不死藥是用不死樹結的不死果煉製的。不死樹三千年開一次花,三千年結一次果,煉製成藥又需三千年。我收藏的藥丸僅剩一顆了,兩人分享俱可長生不老,一人獨食即能升天成仙。

羿如願以償,歡喜無限,回來與嫦娥約定,在結婚周年的日子共享靈藥。常言道: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神仙也未能免俗。嫦峨經受不住天堂生活的誘惑,趁羿夜出待獵,獨自吞下了藥丸。

奇迹果真發生了,嫦娥漸覺身子失重,雙脚離地,不由自主地飄出窗戶,冉冉飄升。上哪兒去呢?嫦娥思忖著:我背棄了丈夫,天庭諸神一定會責備我,嘲笑我;不如投奔月亮女神常羲,在月宮暫且安身。

嫦娥飄至月宮,才發現那兒出奇的冷清,空無一人。嫦娥應悔偷靈藥,碧海青天夜夜心(唐.李商隱《嫦娥》),她在漫漫長夜中咀嚼著孤獨、悔恨的滋味,慢慢地竟化成了月精白蝦蟆。

 

《山海經》的傳說(二十一)洛水女神--宓妃

羿滿載獵物歸家,却失去了愛妻嫦娥,失去了靈藥,他怔怔地望著窗外的星空,仰天長嘯,他憤怒,繼而痛苦,繼而消沈,直到在洛水之濱邂逅了洛神宓妃。

宓妃是東方木德之帝伏羲的女兒,渡洛水覆舟淹死,成了洛神。她美得異乎尋常:翩若驚鴻,婉若游龍,榮曜秋菊,華茂春松。仿佛兮若輕雲之蔽日,飄搖兮若流風之回雪。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追而察之,灼若芙蓉出淥波。(三國魏.曹植《洛神賦》)她與黃河之神河伯門當戶對,順理成章地結爲夫婦。

新婚燕爾,河伯陪伴宓妃乘坐龍挽荷蓋的水車,騰波衝浪,從下游九河直上河源昆侖,流連于良辰美景,又手牽著手東行,回歸新居魚鱗屋、紫貝闕。

然而,河神水性楊花,易于變心,愛情的火花很快就讓時間的流水澆滅了。河伯吩咐巫嫗每年替他挑個妙齡少女做新娘,幷警告兩岸百姓:若不爲河伯娶婦,水來漂沒,溺其人民。

宓妃內心也厭倦了狂妄自大的河伯,厭倦了輕靡浮華的生活,她樂得脫身返回洛水,時而在水面拾取漂浮的翠羽,時而入潭心采集深藏的明珠,可夜靜月明時,她會感到無助,感到空虛,她需要一雙有力的臂膀,需要一個溫暖的懷抱。

或許是天意作合,羿追逐羚羊來至洛濱,與宓妃不期而遇。他倆一個是俠骨熱血的寂寞英雄,一個是柔情似水的孤獨美人,彼此目光接觸,便再也移不開,他倆明白,衆裏尋他千百度(宋.辛弃疾《青玉案.無夕》)的另一半近在眼前。

羿與宓妃相愛同居的消息傳到左擁右抱享盡艶福的河伯耳中,雄性的妒嫉和一方霸主的自尊令他惱羞成怒。他懼怕羿的神箭,不敢當面對决,暫且化作一條白龍,探頭探腦地浮在水面盯捎。

白龍出水,龍捲風起,與宓妃幷騎馳騁的羿見百姓又要造殃,返身一箭,射中白龍左目,那河伯負痛,捂住傷口竄入河底。

獨眼龍河伯哭上天庭,請求天帝殺了羿爲他報仇。帝嚳正爲以前待羿太不公平而有些內疚,因此不耐煩地打斷了河伯的喋喋不休:你規規矩矩安居水府,誰能射你?你無端化爲蟲獸,當然會被人捕殺。羿又有什麽過錯呢?河伯黯然溜回黃河,從此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再也不出頭了。 

         ~~《山海經》的傳說(二十二)堯禪位于舜


回個人新聞台看更多好文


閱讀更多精彩行程
共1頁
1
瀏覽方式:
上一個話題 下一個話題 友善列印轉寄 字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