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文創作 > 文創空間 > 長篇小說:蝴蝶殘影—魚人(CH10下)
個人訂閱  |   停止訂閱  |   功能說明
本版規則:
1.歡迎發表文字創作,本版限發表個人原創作品
2.轉貼文章將會被刪除或搬移,喜歡分享網路文章者請將文章轉貼至「生活點滴

[小說寫作]長篇小說:蝴蝶殘影—魚人(CH10下)

jnnmmk88567aq (jnnmmk88567)
積分 : 0
回應數:0 / 瀏覽數:38
2016-08-03 23:31:51 發表
1
那名被稱為老大哥在大王魷魚觸腳監獄外面遊了好幾圈,他是大翅鯨魚,非常巨大漂亮的鯨魚,但是身上有著好多的傷痕,尾鰭上勾著三個金色戒指,戒指上刻寫著圖騰,他邊遊邊緊盯著我的眼睛,就像是警探嗅到蛛絲馬跡的破案關鍵,想要從我的眼神裡查覺到某些東西,我帶著迷濛的眼神看著他,但我鼓起胸膛回應他的偵測眼神,我心裡想我不怕你的眼神,因為我沒說謊。
  「高脊烏背魚人是……」
  「亞多雷器,你居然要回應他,你是當老大當到胡塗了嗎?」嗆辣的太妹聲。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高脊烏背魚人就是你,你們曾是數千年前的已滅絕的種族,可以隨意幻變成海裡的任何一隻魚,曾是海底的守衛者,盡心盡力保護著我們,然而在某一天老蝴蝶破解了你們獨特的玖羅迷幻鱗片,並且大舉抓走你們,過了沒多久,塔妮雅歌尾魅族出現了,她們的出現造成海底世界的大滅亡,以前強悍、勇敢、智慧的族群都消失了,而你們無法戰勝塔妮雅歌尾魅族,也跟著滅絕了,現在所剩下的都是整天只會吃,沒有思考能力的魚。
  魚人是單性生殖的生物,而你們最大的不同就是高脊烏背魚人全部都是男性魚人,塔妮雅歌尾魅族則是女性魚人,前者做得都是正義的保衛動作,後者則盡幹些屠殺的事情,你剛剛說的拉鍊,其實是拉部索思正義鍊,三個不同的正義鍊有著不同的生物,會一同協助高脊烏背魚人,而塔妮雅歌尾魅族的拉脫哭羅鬼命鍊則是在被背脊上,拉鍊底下是個血腥老頭,那張能吃下所有一切的嘴巴,讓我們失去了好多的夥伴,然而塔妮雅歌尾魅族卻沒有高脊烏背魚人的能力,無法幻變成魚類,或許是老蝴蝶心裡的自傲作祟,不想要跟玻璃女王所創造出來的生物一樣……」
  「然而老蝴蝶是世間上最邪惡的生物,她控制了海洋所有一切。」媽媽說。
  「謝謝你,媽媽。老蝴蝶其實玻璃女王的妹妹,海洋萬物都是由玻璃女王所創造出來的,由於玻璃女王太過於相信自己的妹妹,而且玻璃女王又醉心於創造生靈,將控制權交給了妹妹,因此老蝴蝶握有實權掌控了海洋數億年,但玻璃女王並沒有任憑著老蝴蝶亂搞,你們人類說的冰河期,便是玻璃女王對老蝴蝶和她自己的懲罰,一方面將老蝴蝶冰封在雪地冰河裡,另外一方面也將自己的創作全部冰封璀毀,只是玻璃女王心腸太軟了,一再的原諒和胡塗,導致現在玻璃女王將自己完全封閉,進入了自封睡眠狀態,而老蝴蝶便順理成章接管了整片海洋,萬物在她手上就像是玩具一樣,她抓走玻璃女王所創造的生物,並且改造成屬於自己怪物,然而我們的力量太小,只能苟延殘喘活著。
  而她們剛剛會質疑你是鬼羅迷契業族,是因為這個族是由鬼魂所組合成的,只要是死在海裡的生物,凡有靈魂的在死後都會成為鬼羅迷契業族的一員,而你因為知道拉鍊,所以她們才會推估你是死掉的人類,而鬼羅迷契業族是老蝴蝶的粗鄙卑劣的奴才,為虎作娼,是將自己靈魂出賣的無恥種族,因此她們才會說你是老蝴蝶派來的間諜。」
  「亞多雷器已經說完了,現在該是說說你的目的了。」低八度的怨女聲。
  「我是紅牙,首先我並沒有死掉,只是睡著過後就跑到這裡,我的其他朋友也是這樣,因此我們要調查為什麼我們會睡著過後會來這裡?然而因為我第一次來的時候遇到一隻恐怖的怪物,有著長長黑黑的觸手,那一次差一點死掉,但是我們不知道睡夢是否會殺掉我們?因此我們來這裡有三個目的:第一個調查我們是如何來這裡的原因;第二個目的便是證明夢境的真實性且與現實世界的連結性;第三個目的找出解決的方法,讓我們以後可以免於一睡著過後,被困住在這裡。
  至於你們說的老蝴蝶的間諜,這件事情我可以像你們保證,我們五個人都不是間諜,當我一進到夢境裡後就突然變成藍鯨,我想混進藍鯨群可以更方便找到我的朋友,只是塔妮雅歌尾魅族突然出現,把藍鯨趕盡殺絕,然而我又突然變成了加州鯊魚,所以我才會躲在沙子底下,而我不太清楚我是如何來這裡的,或許是我在沙子底下睡著了。」
  「你現在是跟我說你是活生生的人類,還是你不知道你已經死掉了?很多人類會在睡夢裡死掉,連自己的生死都搞不清楚的族群,我很懷疑你的說法,你說你還其他的朋友也是這樣,那我們怎麼會沒找到他們呢?」嗆辣的太妹聲。
  「或許他是在說謊,我們都知道男性生物最愛說謊,可以砍掉他的雙手和雙腳,他就會說真話,男性生物最怕痛了,不像我們可以忍受痛。」妖嬌的魅娘聲。
  「我覺得可以去問藍腹酩哥國王,讓他來判斷。」亞多雷器老大哥說。
  「喲!你是忘記他是怎麼拋棄我們的嗎?國王?我呸!他沒夠資格成為我們的國王,他對我們所有的魚群見死不救,你現在要問他們?呵呵~熱臉貼冷屁股,眼溜溜的呼拉圈,你再怎麼求他,他只會放空看著你,廢渣人做廢渣事,亞多雷器小鬼,我看以後我叫你廢渣蠢貨亞多雷器。」酸溜溜的心機姐聲。
  「我想藍腹酩哥國王看到高脊烏背魚人,應該會有所改變,畢竟當初就是高脊烏背魚人族群的滅絕,幼酩雌輅公主才會被塔妮雅歌尾魅族抓走,斡忽酩傲王子最後被老蝴蝶殺掉後,藍腹酩哥國王才會變成現在這樣,如果國王看到高脊烏背魚人的出現,我想國王會回來的,帶領著我們回復當年榮耀的時刻。」亞多雷器老大哥說。
  「亞多雷器‧鳴思令,或許這個辦法可以試看看,當年的藍腹酩哥國王就連老蝴蝶都要敬他三分,海洋的各個族群都聽從他的帶領,他現在只是失去失望,整天都沉浸在悲的陰影中,高脊烏背魚人的出現,或許可以為他帶來希望。」媽媽說。
  「藍腹酩哥國王是誰?你們又想要幹嘛?我還要去找我的朋友!」
  「別吵,到時候看到藍腹酩哥國王,你必須一五一十解釋清楚,並且不准在你在陛下面前說謊,讓陛下來衡量事情的對錯,決定是否相信你,如果不相信的話,那麼我們就會殺掉你,但是陛下願意相信你,那我們就會放開你,讓你去找你的朋友,到時候就請你和你的朋友來保衛海洋帝國。」
  這時候我整個人都被抬了起來,大王魷魚的觸腳監獄收了回去,在海洋裡優雅地遊著,但我依然被大王魷魚的觸腕綁著,命理河童將他的頭舉到我的眼前,當我看到他的眼睛時,我看見了夕陽、月亮、電視機、7小妹,不斷地閃過,我看到了窗簾從病床推出來的樣子,瓜瓜在國文課上念詩、第一次看A片自慰等,在詭異的夢境看著過往真實發生的事情,感覺所有的一切都那麼不可靠的真實,「懷疑是成長的肥料」,爸爸總是這麼講,但現在我可以懷疑這一切都是我幻想出來的嗎?沒有奇怪的斷頭河童,大翅鯨魚不會講話,沒有噁心的十一顆頭的女人棒,沒有變態的女殺手魚人,所有的事情都沒有發生,今天跟平常一樣無聊,沒有特別和驚喜,只是現在的感官知覺不允許我逃避這一切,迷惘的青澀無助和唐突的荒謬劇情,逼迫我接受事實。
  感官知覺被那位斷頭河童的眼睛控制住,但思緒如同以往清晰,已經沒有不舒服的暈眩,我想水母的神經毒應該退了,現在要去見那位不負責任的國王,我的性命無法自己決定,依然被控管著,像是穿上緊閉衣的精神病患,被迫與自由隔離開來。

回個人新聞台看更多好文
共1頁
1
瀏覽方式:
上一個話題 下一個話題 友善列印轉寄 字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