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文創作 > 文創空間 > 蔚藍海岸與綠眼睛(小小說)
個人訂閱  |   停止訂閱  |   功能說明
本版規則:
1.歡迎發表文字創作,本版限發表個人原創作品
2.轉貼文章將會被刪除或搬移,喜歡分享網路文章者請將文章轉貼至「生活點滴

[小說寫作]蔚藍海岸與綠眼睛(小小說)

李馥(Dumpling Lee) (editor0301)
積分 : 1,306
回應數:0 / 瀏覽數:24
2017-04-14 02:53:41 發表
1



推開95℃的門,土耳其藍色的腰果形吧台,顯得醒目。你坐在那裡,不斷曳動的燈光,將你那件珍珠灰的襯衫,盈滿了低調的奢華,你手擎酒杯,腕上那只Oris錶,折射在我雙瞳,菸灰缸的菸屍,還欲說還休的吐著屬於你的味道,整個優質又有點頹廢的氛圍,將你營造成一個時尚雅痞。


你眼尖,看著我緩緩而入,擠出一個耐人尋味的笑,PUB裡,不斷流瀉著Bangles的那首「eternal flame」,像是一個曖昧的隱喻。

「剛看著妳走進,好像從邊境裡走來似的。」
「邊境?」
「是啊!總覺得妳不沾染人間煙火似的,也許是穿著一襲白之故。」

應該說我喜歡當邊緣人吧!雖然總覺得你用邊境形容我不妥。
我記得你以前喜歡過「村上春樹」,但現在偶爾也還讀一點白先勇、沈從文之類的書吧!問我為何會這麼下判斷,這只是一種單純憑感覺來歸納你,完全不依照任何根據的。

「要不要來杯我的蔚藍海岸。」你用嫺熟的口氣和我說話。
「你忘了,八年前我喝綠色蚱蜢,你一直恥笑我。」我不經意的想起從前,那是你第一次帶我到PUB喝酒,而我點了這杯調酒,純粹是好奇,那時,我還在唸研究所一年級,你開始走入政商社會。

看你好像和酒保混得很熟,就知道你的確常來,而且你看似虛懷若谷(實則愛掌權的性格),很容易在這種圈子無往不利。你逕自和酒保談了5~10分鐘之久,才自作主張幫我點了綠眼睛,你解釋店裡綠色的調酒只有這種,而且它加了檸檬和柑橘酒,知道我一定會喜歡,你一直都是這樣,用你主觀的標準,來判定我,並為我決定任何事情。這也許是當初,你總改不了傳統男人固有的沙文主義,我亟欲表現女性自覺,所衍生的情感分裂。

「喔!對了,我上次批評的在野黨,現在已變成腐敗的執政黨了。」
「我們非要在這節骨眼也分藍綠嗎?這麼多年了,你真是一刻都離不開政治。」

你卻不肯承認對黨派的熱衷,你用看似客觀公正的口吻說:這麼一個小小的島,已經被藍綠撕裂成兩大版塊,但這種藍綠之爭是必要的,權力使人腐化,這樣的政黨輪替,實則是陰暗老舊與透明開放的制度之爭,這樣才能不斷促使兩黨進步。那和你交往的那幾年,我們的分裂,是否也是促使我後來的成長,由一個事事以你為主的小女人,演變成另一個愛自主、獨立、有強烈企圖心,和你一樣不斷想擴充自己事業版圖的女人。

「 95℃我常來,不只因為我喜歡喝這裡的調酒,而是酒保總是知道我喜歡聽哪些音樂,你知道我從很年輕就不喜歡去那種鬧哄哄、嘈雜的Disco Pub,所以,下班後總來這聽音樂、紓解壓力。我想,你可能已經忘記,我一直記得你喜歡
那首「eternal flame」, 那麼,今天這首歌,不是恰巧,可是那都是過去式了,就算你現在記得一切那又怎樣?!那時也不知道是喝了愛情的酖毒還是什麼,無數為你痛徹心扉的夜晚,你沉迷在你的權力遊戲裡,無視於我的自哀自憐,我為你淚流二年,你依舊桀傲於你自由單身。

你好似刻意找話題,你明知道我不喜歡湯姆克魯斯。你還一直說「蔚藍海岸」是湯姆克魯斯主演的電影裡「雞尾酒」,他最拿手的調酒,還興致勃勃說著電影劇情。

「我記得妳畢業後當了好幾年記者,現在呢?」
你明知故問,我記得你一直喜歡看Discovery和National Geographic頻道裡獅子追斑馬、蟒蛇吞袋鼠……等血腥畫面,你說這是大自然裡天擇的演化定律, 就像我走進競爭激烈的記者一途。

「『蔚藍海岸』清涼好喝、順口,但後勁稍強,而妳的『綠眼睛』有豐富柑橘味,色澤五彩繽紛,但後勁中等……,妳,真的歸屬綠色啊!太嫩了。」

「你可不可以不要話中有話?!」
「虧妳還嫁給文學系教授,這不也是妳的專長與最愛!?妳曾說我的文學基礎及素養,還有藝文天份是不亞於……。」

「夠了……。」我為什麼要來,難道是內心還在嚮往著學生時代的單純美好,以為那些浪漫都將在回憶中歸向和諧平穩之境,難道我又要演變成當初分手時候的口誅筆伐、脣槍舌劍。

前兩天,我看到報紙裡,佛羅里達州生物學家發現一巨蟒吞鱷,一憋死一撐死,兩敗俱傷的慘烈狀況,這種血淋淋的大戰,讓我更不願意去回顧那政商記者的生活。

如果,現在拉開95℃的大門,我是否應該斬釘截鐵,走出去,就不再回來。

原載於中華日報副刊

回個人新聞台看更多好文
共1頁
1
瀏覽方式:
上一個話題 下一個話題 友善列印轉寄 字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