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文創作 > 文創空間 > 美學藝術大師~~南宋‧梁楷
個人訂閱  |   停止訂閱  |   功能說明
本版規則:
1.歡迎發表文字創作,本版限發表個人原創作品
2.轉貼文章將會被刪除或搬移,喜歡分享網路文章者請將文章轉貼至「生活點滴

[散文小品]美學藝術大師~~南宋‧梁楷

werdx (jun20100808)
積分 : 1,050
回應數:0 / 瀏覽數:39
2017-05-07 01:27:02 發表
1



               南宋‧梁楷《潑墨仙人圖》

               美學藝術大師~~
南宋‧梁楷

梁楷是個瘋子,酒瘋,那「瘋」味大概是佛道與禪意美學。其實此等書畫界的瘋子多如牛毛。說到醉酒,似乎醉酒更利於創作,感性比理性更容易產生詩與藝術。那醉鬼李白,憨嗔嬌痴的楊玉環,詩人李清照等的醉態都是醉酒。

真醉假醉,醉生夢死,酒都是苦的。西方很多藝術大師都愛喝苦艾酒。可是誰說醉一定與酒有關呢?理想主義、自我心靈的放逸沉淪又何嘗不是自醉呢?

賜金帶而不受 飄然而登仙

梁楷在中國畫史上的記載較少。唯有元人夏文彥在《圖繪寶鑑》中記述:「梁楷,東平相羲之後,善畫人物、山水、釋道、鬼神。師賈師古,描寫飄逸,青過於藍。嘉泰年畫院待詔,賜金帶,楷不受,掛於院內,嗜酒自樂,號曰梁風(瘋)子。院人見其精妙之筆,無不敬伏,但傳世者皆草草,謂之減筆。」

僅這79個字透露出,梁楷是東平(山東)人,嘉泰年的南宋畫院畫師,善畫、嗜酒,號稱梁瘋子。不過,夏文彥說梁楷的「瘋」很難理解。如果說,梁瘋子是酒瘋,此等書畫界的酒瘋子多如牛毛,不足為奇。如果說,梁楷的「瘋」不僅僅是酒瘋,最「瘋」的是皇帝賜他金帶,他不但不領情,反而把金帶掛在院中飄然而去。

可見,面對當朝皇帝頒發的最高藝術獎(或最高藝術家頭銜),梁楷皆不以為然。這種「瘋子」在中國畫史上屈指可數,少的可憐。而梁楷傳世的作品也很有限,分別有《六祖伐竹圖》、《李白行吟圖》、《潑墨仙人圖》、《八高僧故事圖卷》等,以《潑墨仙人圖》最為有名。

寥寥幾筆 醉意朦朧

從《潑墨仙人圖》的筆墨表現上論,梁楷僅以草草幾筆,卻能用筆墨表現出酣醉可愛的人物形象,是為多一筆廢紙,少一筆無味的形象概括。欣賞此畫,粗看五官糾結一團,「仙人」寬袍大袖的袒露大肚子,形態醉意朦朧,給人一種禪意之韻。

從此圖的用筆力度、速度、線條與墨色的連帶關係上看,梁楷運筆的洒脫也透出了他的性格,特別是濕筆渲染的頭部和左肩部,可以清晰地看出運筆的輕重與速度,散逸出酒酣意發的「瘋」味。可以說,唯有不受拘羈的像野馬一樣的性情之人,筆墨才能粗率的筆筆見形,點染如嬉戲一般。

畫上有題詩云:地行不識名和姓,大似高陽一酒徒,應是瓊台仙宴罷,淋漓襟袖尚模糊。

梁楷的這種潑墨畫法為後世禪宗畫開了先河。此畫曾經乾隆、嘉慶兩朝內府收藏。梁楷的畫風變化,與他和眾多僧人的交往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據《孫治靈隱寺志》記載:梁楷與南宋高僧智愚和尚交往甚密,又與居簡和尚有書畫往來等等。也正是梁楷飲酒自樂與天性疏野的性格,交織他性格中不拘禮法的文人精神,以及他對佛教禪宗境界的悟性,從而成就了他「減筆」潑墨的美學思想。

為此,從宋代禪宗修行的境界來認識,梁楷《潑墨仙人圖》的筆墨給人一種閒逸之氣,「減筆」潑墨之法開闢了一代繪畫藝術之風,體現出虛靜空靈、自然神韻、圓融和諧的審美思想與追求,為美學思想參禪悟道。

梁楷生活在崇文抑武,儒學復興的南宋時期,同時又是一個動盪不安的年代。雖然,南宋偏安一隅,卻並沒有影響到畫院畫家的安逸生活,相反在政府的扶持下,南宋畫院的盛況比之北宋有過之而無不及。

特別是趙構在位的35年間,這位皇帝曾授予給十多位畫家「賜金帶」。宋代是中國歷史上有名的冗官泛濫的朝代,在南宋官僚集團和缺失良知的文人,苟安在縱情聲色地享受生活的時候,為了粉飾太平,畫院招攬了大批人才專最為熱衷地圍繞封建統治集團的喜好、行政而進行的繪畫創作。

像「賜金帶,楷不受」此等「瘋子」在中國畫史上少的可憐。不得不說,在宋代畫家大都以擠進畫院為榮的時候,梁楷的「瘋」舉給後人留下來的是難以理解的謎團。

梁楷天性疏野,常飲酒自樂,人稱「梁風子」。他的《李白行吟圖》用筆簡練豪放,純以線描表現,詩人疏放不羈的個性,以及邊吟邊行的姿態卻刻劃得生動傳神,令人叫絕。他用簡單數筆,就勾勒出李白游吟飄然瀟洒的神情,雖然他與李白不在同一時代,但是這幅畫足以體現出梁楷對於李白人格的崇敬之意。


               南宋‧梁楷《李白行吟圖》

人生得意須盡歡 莫使金樽空對月

說起詩仙李白,其人爽朗大方,愛飲酒作詩,喜交友。他的《將進酒》詩句中「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過汪氏別業二首》中「酒酣益爽氣,為樂不知秋。」更有《月下獨酌四首》,無不透露出李白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酒鬼」。

一日在陪同玄宗皇帝與楊貴妃宴飲之際,因為玄宗是一位精通音律的大家,他與楊貴妃二人創作的《倪裳羽衣舞曲》,楊貴妃起舞、玄宗配樂,於是就命李白即時作詞,李白此時也正借著酒意大發詩興,遂作了這篇流傳千古的《清平調》,此景千載難逢,也成為了唐朝宮廷樂舞的代表作。

杜甫作為李白的好朋友,李杜二人自然是常常把酒言歡了,杜甫曾用了十個字概括了李白的一生:「敏捷詩千首,飄零酒一杯。」杜甫是了解李白的。他們憂國憂民的博大情懷心意相通,兩人留下了數不盡的精彩詩章,在現實中心懷報復卻無從施展,惟以借酒解憂。

飲酒抒情似乎是古代文人的共同愛好,享有「一代書聖」美譽的王羲之也是介於飲酒之後的微醺狀態下,大筆一揮寫出了譽為「天下第一行書」之稱的抒情蘭亭集序。

還有「千古第一才女」之稱的李清照,也是一位喜歡飲酒的古代文藝女青年,她以女性的視角創作了諸多語言清麗、情辭慷慨的作品。她更善於作詞,她的《漱玉詞》既男性亦為之驚嘆。

所謂酒不醉人人自醉,西方文藝界也常常有社會名流與酒的不解之緣,各種沙龍、宴會中男女以酒調情、因酒相識、借酒抒情。

荷蘭後印象派畫家文森特·威廉··Vincent Willem van Gogh,患有嚴重自閉症。孤獨的梵谷更是把苦艾酒當作他的「終身伴侶」,常常以酒相伴,在他的畫作中經常可以看到這種酒的影子。

藝術家與文人雅士的理想通過其作品得到自我心靈的放逸,是來自感性情感與理性思維的靈感迸發,酒作為這一動因的催化劑,文人雅士、藝術家們往往在微醺狀態下顯現出極為充盈的創作能量。

這種種跡象都使我們得出這樣一個結論,也許真的是酒醉狀態下更有利於藝術的創作。但是如果我們換一種角度來看,如果不是這些人本身具有一般人所不可比擬的才華和天賦,不論是真醉與假醉,是單獨一個酒醉就可以產生的嗎?這種現象一定與酒有關,可又何嘗不是一種自我意識的自醉呢!



             南宋‧梁楷《六祖伐竹圖》


回個人新聞台看更多好文
共1頁
1
瀏覽方式:
上一個話題 下一個話題 友善列印轉寄 字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