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文創作 > 文創空間 > 龍眼樹下的友誼
個人訂閱  |   停止訂閱  |   功能說明
本版規則:
1.歡迎發表文字創作,本版限發表個人原創作品
2.轉貼文章將會被刪除或搬移,喜歡分享網路文章者請將文章轉貼至「生活點滴

[詩詞創作]龍眼樹下的友誼

慕松 (ftliu)
積分 : 4,075
回應數:0 / 瀏覽數:163
2017-06-24 11:15:43 發表
1


老龍眼樹。


龍眼花。


龍眼青果。


龍眼熟果。


龍眼樹下養蜂。


照片-龍眼收成-[網摘]。



 

 

          『龍眼樹下的友誼』

 

那一年全台各地如火如荼的展開,全省的土地改革政策與農村改造運動。「三七五減租」當先鋒開始實施,地主與佃農之間的收成所得比率修正,於是農村生活大為改善。接著是「公地放領」與「耕者有其田」之實施,台灣凋蔽之農村迅速的恢復了元氣。為遵循政府之政策,遠房姑丈把一大片的相思林地,送給佃農文相伯耕作。文相伯仁慈不貪,雖說他已說明,自己願意拋棄買地的優先權。

 

然而姑丈覺得過意不去,所以,就把那片相思林地無償送給他。老人家世代都是姑丈家的佃農,見其少主人這般寬厚,怎不令他感動得老淚縱橫呢。那片相思林開伐之後,文相伯將巨材燒成木炭,枝椏燒成馬腳,這筆收入恰好夠他兒子娶房媳婦和起建新厝。從此村裡多了一座四合院夥房,邱氏「河南堂」三個字的堂匾,閃閃生輝的照耀村里。他們世世代代仍舊不遷,與姑丈家一直友好至今。

 

  姑丈在相思林地附近的空地上,栽種許多果實大顆的龍眼樹。這種龍眼又稱之為「福圓」,專用來製成龍眼乾外銷到日本之素材。這片龍眼林內共栽植兩百餘棵本樹,每至放花時節,文相伯便將他們養的蜜蜂,一箱箱的放於樹下讓蜂兒自由採蜜。藉著照顧蜜蜂,文相伯還可幫忙鋤淨樹身附近的雜草。互利共生,兩家合作得非常愉快。嗣後姑丈移民美國,這塊龍眼林出售給建商。

 

為了建築新屋之需要,原有之龍眼樹被砍伐殆盡。剩下數棵零星分散於廟埕附近,幾十年經過樹身巨大,樹蔭如似華蓋。樹下涼爽通風,漸漸成為過路人或村人乘涼歇腳的好地方。數年前有人在龍眼樹下設攤,開始賣些乘涼止渴的仙草與冰水。龍眼樹下的攤販是雪嫂,新寡拖著三個孩子日子過得艱辛。在村老阿坤伯的安排下,陳情警察局特准她在樹下,擺攤賺點零錢補貼生活。

 

雪嫂為人樂觀善於計畫籌謀,她是個天生的生意角色。夏天氣候炎熱,她就賣綠豆湯和銼冰。秋冬天候涼冷,她就賣些熱食和粉圓或湯圓。而這棵龍眼樹的位置,恰好座落於鄉道與省道交叉點旁之空地上,人來人往生意不賴。鄉下人篤實加上她的勤快,每天的收入足夠溫飽一家。中學時期我是通勤生,每天騎著鐵馬上學校,下課則騎著愛車到處亂逛。

 

半路上遇上車禍或學生打群架,我都會好奇的停車在一旁看個仔細。當時年輕不懂事,喜歡逞強出頭當証人。因為這般的雞婆,不知不覺得罪人家也不曉得。自從做了車禍見證人之後,好友品泗已經很久不跟我說話了。因為我的出面見證,害他的表哥肇事被抓還差點坐牢。還好受害對方接受和解,否則我這下臭人準是當定了。爲此事之糾葛,品泗兄弟時常在龍眼樹下堵我。

 

每回只要相遇,我都被他們揍得鼻青臉腫。回到家裏因好強而不願告訴父母,頑固內心却燃起洶洶之怒火。直到那天品泗落單,被我狠狠報復一頓之後,這股積壓的怒火才找到洩火口。我們的友誼被這些芝麻小事給搞砸了,從此陌路相逢都沒給誰好臉色。冷戰延續半年之久,直到我家北遷之前,透過阿喜子從中斡旋,雙方才解除圍牆重歸於好。

 

接著我全家遷居板橋定居,每年元宵節過後返家掃墓,我都會抽空前去看他。之後,我在商場打滾兩人疏於見面。某日,當我接到他的訃聞有如晴天霹靂。出殯之日,我才匆忙趕去他家拈香誌哀,他母親遵照遺囑將他的日記送給我。接過一大本厚厚的日記,我迫不及待的展讀內容,從我們的認識到交惡都有詳細紀錄。讀到兩人交惡之初的心態,讓我感同身受,恢復友誼之後的心情,我也有所同感。

 

日記之內容包羅萬象,除了他與我之間的大小事情之外,村子裡的大小事他也記錄得一清二楚。內容豐富,巨細靡遺,簡直就像是一本百科全書嘛。這本日記寫至他病重入院之前,兩人間的友誼林林總總,高興的悲傷的全都呈現在字裏行間。我邊讀邊哭淚眼模糊,十分後悔於當初,為何不能忍受一時之氣寬待他人。如今痛失好友殊途異路,再想後悔也已經來不及了!【完】


 

上海之戀-陳淑萍 & 張燕清
回個人新聞台看更多好文
共1頁
1
瀏覽方式:
上一個話題 下一個話題 友善列印轉寄 字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