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福部:人體每日需要13種維生素

長時間用電腦、天天滑手機或平板的您,感到酸澀模糊嗎?人體一天需補充...

4c.pchome.com.tw/campaign/Biotekmed

Focus銷售排名遙遙領先

銷售第一名Corolla★Yaris擠進銷售前十名★Big Tiida 5D降價

car.pchome.com.tw
首頁 > 藝文創作 > 文創空間 > 閱讀映像:朔風如解意,容易莫摧殘
個人訂閱  |   停止訂閱  |   功能說明
本版規則:
1.歡迎發表文字創作,本版限發表個人原創作品
2.轉貼文章將會被刪除或搬移,喜歡分享網路文章者請將文章轉貼至「生活點滴

[讀書心得]閱讀映像:朔風如解意,容易莫摧殘

讀.冊.人 (johnson_kuo)
積分 : 6,850
回應數:0 / 瀏覽數:887
2012-05-21 00:37:47 發表
1
 
閱讀映像:朔風如解意,容易莫摧殘
 
崔道融《梅花》
數萼初含雪,孤標畫本難。香中別有韻,清極不知寒。
橫笛和愁聽,斜枝倚病看。朔風如解意,容易莫摧殘。
作者:崔道融,唐朝荊州人,以徵辟為永嘉令,累官右補闕。避地入閩。
有《申唐詩》三卷,《東浮集》九卷。
 
春閨二首
寒食月明雨,落花香滿泥。佳人持錦字,無雁寄遼西。
欲剪宜春字,春寒入剪刀。遼陽在何處,莫望寄征袍。
 
西施灘
宰嚭亡吳國,西施陷惡名。
浣紗春水急,似有不平聲。
 
江上逢故人
故里琴樽侶,相逢近臘梅。
江村買一醉,破淚卻成咍。
 
寄人二首
花上斷續雨,江頭來去風。相思春欲盡,未遣酒樽空。
澹澹長江水,悠悠遠客情。落花相與恨,到地一無聲。
 
春晚
三月寒食時,日色濃於酒。
落盡牆頭花,鶯聲隔原柳。
 
漢宮詞
獨詔胡衣出,天花落殿堂。
他人不敢妒,垂淚向君王。
 
班婕妤
寵極辭同輦,恩深棄後宮。
自題秋扇後,不敢怨春風。
 
春題二首
青春未得意,見花卻如讎。路逢白面郎,醉插花滿頭。
滿眼桃李花,愁人如不見。別有惜花人,東風莫吹散。
 
長門怨
長門春欲盡,明月照花枝。
買得相如賦,君恩不可移。
 
寒食夜
滿地梨花白,風吹碎月明。
大家寒食夜,獨貯望鄉情。
 
長安春
珠箔映高柳,美人紅袖垂。
忽聞半天語,不見上樓時。
 
西施
苧蘿山下如花女,佔得姑蘇台上春。
一笑不能忘敵國,五湖何處有功臣。
 
馬嵬
萬乘淒涼蜀路歸,眼前朱翠與心違。
重華不是風流主,湘水猶傳泣二妃。
 

溪上寒梅初滿枝,夜來霜月透芳菲。
清光寂寞思無盡,應待琴樽與解圍。
 
秋夕
自憐三十未西遊,傍水尋山過卻秋。
一夜雨聲多少事,不思量盡到心頭。
 
寒食客中有懷
江上聞鶯禁火時,百花開盡柳依依。
故園兄弟別來久,應到清明猶望歸。
 
對早梅寄友人二首
憶得前年君寄詩,海邊三見早梅詞。與君猶是海邊客,又見早梅花發時 
憶得去年有遺恨,花前未醉到無花。清芳一夜月通白,先脫寒衣送酒家。
  
書名:
后宮:甄嬛傳
 
作者:流瀲紫
女,以《后宮:甄嬛傳》崛起於網絡。
秉持「水流心不競,雲在意俱遲」的懶人態度,懶寫文,懶思考,犯懶成性。沉溺詩詞、武俠、言情,尤愛野史。胸無大志,熱愛阿堵物與美好皮相,迷惑於愛情。
 
流瀲紫,一種唇膏的名字,貌似美麗的顏色,可是喜歡倒著念。喜歡別人稱自己「阿紫」,卻不願像金庸筆下痛苦於情的阿紫。刁鑽,犀利,溫柔,忍讓,古怪,情願簡單而快樂。無意做天使與魔鬼,潛心修煉成阿修羅。
平生所願:願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最簡單的願望,恐怕也是很難很難的……
 
內容介紹:
甄嬛,吏部侍郎之女,她才貌雙全,家世良好,夢想是找到可以對她永遠專一的良人。所以十五歲參加選秀時她想只敷衍了事,等待皇帝「撂牌子」讓她落選,因為她知道皇上註定無法對一個女子專一。
 
但出眾的才貌讓她無法逃避這個命運,還好有從小的好友濟州都督之女沈眉莊,和選秀會中仗義相助的縣丞之女安陵容相伴入宮。進宮後甄嬛商請從小仰慕她的溫太醫幫助她裝病,藉以逃避聖寵。原以為她可以從此在宮中當個沒有聲音、不受關注、被皇上遺忘的妃子。
 
但,除夕的雪夜梅花旁,她遇見了這個男子,清雅、俊秀,自稱是聖上御弟的「清河王」,她本該沉寂的心波動了。但她與他注定無緣,只因未曾謀面的當今聖上才是她永遠的夫君……
 
這個偶遇的「清河王」真實身份為何?她有可能在後宮中覓得一生的真愛嗎?前方還有無數的阻礙跟陰謀詭計要克服,她是否該拋棄避世的念頭,用盡一切心機來與宮中數百個女子競爭?甚至這些妃子中也有她從小到大的姊妹淘……愛情、友情、心機、陰謀,在這爭名奪利的後宮,甄嬛是否能找到真愛,還有隨之而來的矛盾與鬥爭,她該如何捍衛愛情和家族榮耀?
 
《后宮:甄嬛傳(七) 完結篇》
*25萬字最終精采完結篇,所有謎題全部解開
*後宮鬥爭小說唯一經典
*PTT原創小說&羅曼史版熱烈討論
最精采的完結篇,糾纏數十年的的愛與恨終將落幕!安氏的詭計敗露失寵之後,甄嬛和皇后的競爭越來越驚心動魄!她在後宮看似手擁無比的權力和皇帝的寵愛,加之皇嗣的加持,地位似乎無可撼動……但在皇后從不外漏的深沉城府和胡蘊蓉對后位不加掩飾的覬覦之下,她要如何用智慧度過難關,保護家族和所愛的人?她的秘密是否能陪她到最後一刻?親愛的姊妹家人又有何歸宿?前皇后死亡的陰謀為何?玄凌、玄清,誰才是她一生最後的歸依?最殘酷又痛快的結局,一次呈獻!
后宮,一個最殘酷的女人爭鬥的集中地,充滿無奈、淚水、怨恨、心計、手段。
在這裡是否真能有愛情、友情與信義?
衣香鬢影的嫉妒四處流竄、優雅絕倫的謀殺危機四伏……最華麗又殘酷的愛情舞台!
 
★重量級繪者 德珍 特別跨刀繪製封面!
★希代【原創愛】書系強推百萬字長篇小說!
★本套書特別收錄甄嬛及其妹玉嬈,以及鸝妃三名《后宮》重要人物番外篇三篇。
■【關於《后宮》番外篇】
豬蹄傳說:
玉嬈一路看著姊姊甄嬛的愛情,與其在宮裡的浮浮沉沉,從受寵到失寵。甄家的女兒都不是美滿姻緣,大姊姊貴為淑妃卻那樣辛苦,二姊姊嫁入王府卻三人難行,三姊姊心如枯井且委屈自己。可是這世間總容得下一對痴情兒女,一段佳偶天成,哪怕再難,她也不願放棄。因著姊姊的指點,因為玄汾的堅決與勇氣,她終於在皇帝面前吐盡心聲,與他終成眷屬……
 
算來一夢浮生:
玄凌駕崩後,皇太子繼位,做為皇太子的養母,甄嬛順理成章地成為太后,入主頤甯宮,時稱「明懿皇太后」。往事茫茫,甄嬛回顧過往種種,轉眸望向頤甯宮的富麗華堂,空寂寂寞,只覺浮生若夢……
 
鸝音聲聲,不如歸去:
鸝妃一曲清歌繞梁三日,兼驚鴻之姿,輕易摘取紫奧城萬千榮華,並被封為「鸝妃」。
從得到這個封號起,她便清醒的明白,自己在這位陪伴多年的九五之尊心目中,不過是一隻會唱歌的黃鸝鳥兒。當她嗓子壞了,自然便要失寵。沒有人明白,其實她多麼恨皇上,若沒有他的一道聖旨,或許自己的人生,會是另一場花開夭穠……
 
■【關於《后宮:甄嬛傳》】
真愛與權謀的互相拉扯,後宮是否存在奢侈的真愛?
甄嬛,吏部侍郎之女,她才貌雙全,家世良好,夢想是找到可以對她永遠專一的良人。
所以十五歲參加選秀時她想只敷衍了事,等待皇帝「撂牌子」讓她落選,因為她知道皇上註定無法對一個女子專一。
 
但出眾的才貌讓她無法逃避這個命運,還好有從小的好友濟州都督之女沈眉莊,和選秀會中仗義相助的縣丞之女安陵容相伴入宮。進宮後甄嬛商請從小仰慕她的溫太醫幫助她裝病,藉以逃避聖寵。原以為她可以從此在宮中當個沒有聲音、不受關注、被皇上遺忘的妃子。
 
但,除夕的雪夜梅花旁,她遇見了這個男子,清雅、俊秀,自稱是聖上御弟的「清河王」,她本該沉寂的心波動了。但她與他注定無緣,只因未曾謀面的當今聖上才是她永遠的夫君……
 
這個偶遇的「清河王」真實身份為何?她有可能在後宮中覓得一生的真愛嗎?前方還有無數的阻礙跟陰謀詭計要克服,她是否該拋棄避世的念頭,用盡一切心機來與宮中數百個女子競爭?甚至這些妃子中也有她從小到大的姊妹淘……愛情、友情、心機、陰謀,在這爭名奪利的後宮,甄嬛是否能找到真愛,還有隨之而來的矛盾與鬥爭,她該如何捍衛愛情和家族榮耀?
 
序文:
縱觀中國歷史,記載的是一部男人的歷史,所謂的帝王將相。而他們身後的女人,只是一群寂寞而黯淡的影子。寥寥可數的,或是賢德,或是狠毒,好與壞都到了極點。而更多的後宮女子殘留在發黃的史書上的,惟有一個冷冰冰的姓氏或封號。她們一生的故事就湮沒在每一個王朝的煙塵裡了。
 
流瀲紫筆下的後宮,後宮中那群如花的女子,或許有顯赫的家世,或許有絕美的容顏、機巧的智慧。她們為了爭奪愛情,爭奪容榮華富貴,爭奪一個或許並不值得的男人,勾心鬥角,爾虞我詐,將青春和美好都虛耗在了這場永無止境的鬥爭中。雖是紅顏如花,卻暗藏兇險。但是無論她們的鬥爭怎樣慘烈,對於美好,都心存希冀。
 
更多的時候,甄嬛、眉莊、陵容或是柔則與宜修是引導我們探尋自己心中的後宮的引導者,單純與狠毒,都是任
何時代的女子身上的一點影子。而文中的男子,粗鄙或光輝,皆是她們的陪襯,似太陽後頭一點月亮的影。
 
流瀲紫筆下的甄嬛,對愛有期望,並且有的時候軟弱且小心眼。她並不是一個完美的不食人間煙火的女子,她在後宮企求奢侈的愛,又總是顧念太多,幕落時分,寂寞也就格外清冷透骨。
 
書摘:番外篇 試讀──
豬蹄傳說(玉嬈和小九的番外)
甄玉嬈入宮那年,不過十七八。
十七八是個含糊的年齡,不過是為著她月份小,十月初八的生日,虛歲十八,實則十七。女孩子家哪有不愛嬌俏的,生怕自己老了,偏偏喜歡小一歲的。
十七歲,正是芳華如穠的年紀,彷彿春日上林苑枝頭開得如醉如霧的櫻花,卻已經曉得害怕老了。
十七歲,她托腮坐在永寶堂雕「和合六春」的朱欄長窗下,望著一輪明月清光濯濯如環,忽然想起月下長姐那如玉容顏。
芳華正當盛年,姐姐已經二十五歲,早已是三子之母,卻還是容色傾城,凌絕後宮。
十七歲,長姐已是入宮兩年的莞貴嬪,寵冠後宮也好,失子失寵也好,長姐早已在後宮如煙的淼茫中沉浮了兩輪,脫去一身筋骨皮,煥然若重生。
 
彼時玉嬈還年幼,不曉得這重生是什麼意思,只偶爾聞得長姐在冰寒雪地中蝶舞獲幸,再度站在榮寵之巔,直逼盛寵多年家世顯赫性格跋扈容色美艷的華妃。
盛名之下,她倒沒見過華妃,那麼多的形容詞,不過是輾轉從母親或是旁的女眷口中聽來的,有幾分炫耀,有幾分擔憂,更多的是幾分欣慰。
甄家的女兒一朝得志,成為眾多女眷口中艷羨的對象,如何不叫人羨慕。
她靜靜的站在廊下,看著差不多年紀的女孩子們蹦蹦跳跳,招呼她一同跳皮筋去。她興高采烈地加入,娘給她梳的多寶辮子隨著一蹦一跳淅瀝索羅地響,珠玉玲瓏和女孩子們的拍手歡呼中,她極投入,心底卻隱隱翻著一個念頭,原來一個女人的幸福,是要憑一個男人的愛才能獲得。
她搖了搖頭,看見水月遊廊下微含笑意的母親,偶然聽見表姑母一句不無得意的奉承,「表嫂子長相這般美,和當年純元皇后如此神似,生下的女兒自然是花容月貌,聰慧伶俐,如何會不得皇上的寵愛呢?」表姑母一揚手中的松花灑金絹子,如粲然撒開的一朵煙花,極鮮艷的,霍地開放了。
母親卻依舊淡淡的,含著那種淡淡的波瀾不驚的笑意,明眸宛然,「說笑了,我這把年紀的人了,如何能與先皇后相較,實在是僭越了。」
淡淡一句話,聒噪如表姑母也不覺噤了聲,當今皇帝愛重先后,人盡皆知,如何擔得起這僭越之罪。如此,更多也許會為姐姐招來禍患的話,也被堵住了。
最後,表姑母訕訕笑道:「表嫂今日這衣衫真美,襯得容色越加好看了,難怪表哥這麼喜歡嫂子,多年來都不肯納妾。最後即便納了如花似玉的年輕小妾,也不過是做個擺設罷了,看都不肯多看一眼。」
母親莞爾一笑,也不肯多言。目光繾綣處,卻見是父親來了,父親伸手扶住母親的手,極自然的,道:「雖是春日裡了,不見日頭的地方風還是大,仔細撲著了回去又頭疼。」
母親的笑意極暖,映著簷下一樹開得蓬天盈地的粉色桃花,越加明麗融融勝於春光,溫婉
道:「好。夫君自己也仔細著身子,等下別多飲酒。」
她是佩服的,敬佩母親的聰慧與淡然,比之她珍重容顏,更勝百倍。
她想一想,有了夢寐以求的容顏,是否就算是擁有春天?
抑或,母親這般舉案齊眉,姐姐如鳳凰涅槃一般地浴火重生再度獲寵,是否就算是擁有最完滿的春天。
她不曉得,只是偶然隨母親入宮探望姐姐時,看見姐姐年輕嬌美的容顏上,已經覆上一層薄薄的憂傷與深沉。只是那憂傷與深沉那樣薄,淡得幾乎透明,如一層蟬翼覆上面頰,除了她與母親以外幾乎不能察覺。
 
棠梨宮裡的海棠開得那樣紅,如姐姐的盛寵映出滿天紅霞,映照著紫奧城萬千宮宇,重門疊戶。那光影照不見的黑暗處,是否就是不能得寵的滿腹哀怨的失落女子,比對著姐姐三千寵愛在一身,兀自黯然失色…… 
 
書摘:《后宮:甄嬛傳》
一、雲意春深
我初進宮的那一天,是個非常晴朗的日子。農曆八月二十,黃道吉日。站在紫奧城空曠的院落裡可以看見無比晴好的天空,藍澄澄的如一汪碧玉,沒有一絲雲彩,偶爾有大雁成群結隊地飛過。
鴻雁高飛,據說這是一個非常好的預兆。
毓祥門外整整齊齊地排列著無數專送秀女的馬車,所有的人都鴉雀無聲,保持異常的沉默。我和來自各地的秀女站在一起,黑壓壓一群人,端的是綠肥紅瘦,嫩臉修蛾,脂粉香撲鼻。很少有人說話,只專心照看自己的脂粉衣裳是否周全,或是好奇地偷眼觀察近旁的秀女。
選秀是每個官家少女的命運,每三年一選,經過層層選拔,將才貌雙全的未婚女子選入皇宮,充實後庭。
這場選秀對我的意義並不大,我只不過來轉一圈充個數便回去。爹爹說,我們的女兒嬌縱慣了,怎受得了宮廷約束。罷了罷了,平平安安嫁個好郎君也就是了。
娘總說像我女兒這般容貌家世,更不消說人品才學,一定要給我挑最好的郎君。我也一直是這樣想的,我甄嬛一定要嫁這世間上最好的男兒,和他結成連理平平安安白首到老,便是幸福了。我不能輕易辜負了自己。
而皇帝坐擁天下,卻未必是我心中認可的最好的男兒。至少,他不能專心待我。
因而,我並不細心打扮。臉上薄施粉黛,一身淺綠色挑絲雙窠雲雁的時新宮裝,合著規矩裁製的,上裳下裙,泯然於眾的普通式樣和顏色,並無半分出挑,也不小氣。頭上斜簪一朵新摘的白芙蓉,除此之外只挽一枝碧玉七寶玲瓏簪,綴下細細的銀絲串珠流蘇,略略自矜身份,以顯並非一般的小家碧玉,可以輕易小瞧了去。
如此不肯多費心力,我只需等著皇上「撂牌子」,讓我落選。
選看秀女的地點在紫奧城內長春宮的正殿雲意殿。秀女分成六人一組,由太監引著進去被選看,其餘的則在長春宮的東西暖閣等候。選看很簡單,朝皇上皇后叩頭,然後站著聽候吩咐,皇上或者問哪個人幾句話,或者問也不問,謝了恩便可。然後由皇上決定是「撂牌子」還是「留用」。「撂牌子」就是淘汰了,「留用」則是被選中,暫居本家,選吉日即可入宮為妃嬪。
皇上早已大婚,也頗多內寵。這次的選秀,不過是廣選妃嬪充實掖庭,為皇上綿延子嗣。
滿滿一屋子秀女,與我相熟的只有濟州都督沈自山的女兒沈眉莊。我家府第與她京中外祖府上比鄰而居,我和她更是自小一起長大,情誼非尋常可比。她遠遠看見我便笑了,走過來的執我的手,面含喜色關切道:「嬛兒,妳在這裡我就放心了。上次聽外祖母說妹妹受了風寒,可大好了?」
我依依起身,道:「不過是咳嗽了兩聲,早就好了。勞姐姐費心。路上顛簸,姐姐可受了風塵之苦。」
她點點頭,細細看我兩眼,微笑說:「在京裡休息了兩日,已經好得多。妹妹今日打扮得好素淨,益發顯得姿容出眾,卓而不群。」
我臉上飛紅,害羞道:「姐姐不是美人嗎?這樣說豈不是要羞煞我。」
她含笑不語,用手指輕刮我臉頰。我這才仔細看她,一身玫瑰紫千瓣菊紋上裳,月白色百褶如意月裙,如漆烏髮梳成一個反綰髻,髻邊插一枝累絲金鳳,額上貼一朵鑲金花鈿,耳上的紅寶耳墜搖曳生光,氣度雍容沉靜。
我含了笑,不禁讚歎:「幾日不見,姐姐出落得越發標緻了。皇上看見必定過目不忘。」
眉莊手指按唇上示意我噤聲,小聲說:「謹言慎行!今屆秀女佼佼者甚多,姐姐姿色不過爾爾,未必就能中選。」
我自知失言,便不再說話,只和她絮絮一些家常。
只聽見遠處「匡啷」一聲,有茶杯翻地的聲響。我和眉莊停了說話,抬頭去看。只見一個穿墨綠緞服滿頭珠翠的女子一手拎著裙襬,一手猛力扯住另一名秀女,口中喝道:「妳沒長眼嗎?這樣滾燙的茶水澆到我身上!想找死嗎?妳是哪家的秀女?」
被她扯住的秀女衣飾並不出眾,長相卻眉清目秀,楚楚動人。此時已瑟縮成一團,不知如何自處。只得垂下眉目,低聲答道:「我叫安陵容。家父……家父……是……是……」
那秀女見她衣飾普通,早已不把她放在眼裡,益發凶狠:「難道連父親的官職也說不出口嗎?」
安陵容被她逼得無法,臉皮紫脹,聲細如蚊:「家父……松陽縣縣丞……安比槐。」
那秀女一揚臉,露出輕蔑的神色,哼道:「果然是小門小戶的出身!這樣不知禮數。」
旁邊有人插嘴提醒安陵容:「妳可知妳得罪的這位是新涪司士參軍的千金夏月菁。」
安陵容心中惶恐,只好躬身施禮,向夏氏謝罪:「陵容剛才只是想到待會要面見聖駕,心中不安,所以一時失手將茶水灑在夏姐姐身上,陵容在這裡向姐姐請罪,望姐姐原諒。」
夏氏臉上露出厭惡的神色,皺眉道:「憑妳也想要見聖駕?真是異想天開!今日之事要作罷也可,妳只需跪下向我叩頭請罪。」
安陵容的臉色立刻變得蒼白,眼淚在眼眶中滾來滾去,顯得十分嬌弱而無助,叫人萌生憐意。週遭的秀女無人肯為她勸一句夏氏。誰都想到,皇上怎麼會選一個縣丞的女兒做妃嬪,而這個夏氏,卻有幾分可能入選。勢力懸殊,誰會願意為一個小小縣丞的女兒得罪司士參軍的千金。眼見得安氏是一定要受這場羞辱了。
 
我心中瞧不起這樣仗勢欺人,不覺蹙了娥眉。眉莊見我如此,握住我的手小聲叮嚀:「千萬不要徒惹是非。」
我哪裡肯依,掙開她的手,排眾上前,抬手攙起安氏拉在身邊,轉而溫言對夏氏道:「不過一件衣服罷了,夏姐姐莫要生氣。妹妹帶了替換的衣裳,姐姐到後廂換過即可。今日大選,姐姐這樣吵鬧怕是會驚動了聖駕,若是龍顏因此而震怒,又豈是妳我姐妹可以承擔的。況且,即便今日聖駕未驚,若是他日傳到他人耳中,也會壞了姐姐賢德的名聲。為一件衣服因小失大豈非得不償失,望姐姐三思。」
夏氏略微一想,神色不豫,但終究沒有發作,「哼」一聲便走。圍觀的秀女散開,我又對安氏一笑:「今日甄嬛在這裡多嘴,安姐姐切莫見笑。嬛兒見姐姐孤身一人,可否過來與我和眉莊姐姐做伴,也好大家多多照應,不致心中惶恐、應對無措。」
安陵容滿面感激之色,嬌怯怯垂首謝道:「多謝姐姐出言相助。陵容雖然出身寒微,但今日之恩,沒齒難忘。」
我笑道:「舉手之勞而已,大家都是待選的姐妹,何苦這樣計較。」她微微遲疑:「只是姐姐這樣為我得罪他人,豈非自添煩惱。」
眉莊走上前來對我說:「這是皇宮禁內,妳這樣無法無天!叫我擔心。」又對安氏笑言:「妳看她這個胡鬧的樣子。哪裡是一心想入選的呢?也不怕得罪人。」
我看一眼安氏的穿戴,衣裳簇新,顯然是新做的,但衣料普通,顯而易見是坊間尋常的作料,失了考究。頭面除了髮上插兩枝沒有鑲寶的素銀簪子和絨花點綴,手上一只成色普通的金鐲子,再無其他配飾,在打扮得花團錦簇的秀女群中未免顯得有點寒酸。我微微蹙眉,看見牆角放著一盆開得正艷的秋海棠,隨手從案上取一把剪子,「唰唰」剪下三枝簪在陵容鬢邊,頓時增了她幾分嬌艷。又摘下耳上一對翠玉環替她戴上,道:「人要衣裝,佛要金裝。
 
姐姐衣飾普通,那些人以貌取人就會輕視姐姐。這對耳環就當今日相見之禮。希望能助姐姐成功入選。」
安氏感動,垂淚道:「勞姐姐破費,妹妹出身寒微,自然是要被『撂牌子』的,反而辜負姐姐美意。」
眉莊安慰道:「從來英雄不問出身。妹妹美色,何必妄自菲薄。」 
正說著,有太監過來傳安陵容和另幾位秀女進殿。我朝她微笑鼓勵,這才和眉莊牽著手歸位繼續等待。 
方坐下便有小宮女上來奉茶。我和眉莊各自從荷包裡取一錠碎銀子賞她,那宮女喜笑顏開地謝了下去。眉莊見宮女退下,方才憂道:「剛才好一張利嘴。也不怕得罪新晉的宮嬪。」
我端過茶碗,徐徐地吹散杯中熱氣,見四周無人注意我們,才閒閒道:「妳關心我我豈有不知道的。只是姐姐細想想,皇上選秀,家世固然重要,但德容言工也是不可或缺的。夏月菁雖說出身不低,但以這樣的德行舉止是斷斷入不了皇上的眼的。即便她入宮,恐怕也不得善終。所以又何來得罪呢?」
眉莊點點頭,含笑道:「妳說的果然有幾分道理,無怪妳爹爹自小便對妳另眼相看,讚妳『女中諸葛』。當然,安氏也的確可憐。」
我微笑說:「這是一層。以姐姐的家世姿色入選是意料中事。安氏雖然出身不好,但進退有禮,相貌楚楚別有一番風韻,入選的可能比夏氏大些。妹妹無心入宮,萬一安氏得選,姐姐在宮中也好多個照應。當然今朝佳麗甚多,安氏能否得選另當別論,也是嬛兒一番愚見罷了。」
眉莊動容,伸手握住我的手感歎:「嬛兒,多謝妳這樣為我費心。只是妳如此美貌卻無心進宮,若是落入尋常人家真是明珠暗投了。」
我不置可否,只淡淡一笑道:「人各有志。況且嬛兒愚鈍,不慣宮中生活,只望姐姐能青雲直上。」
今屆應選秀女人數眾多,待輪到我和眉莊進殿面聖時已是月上柳梢的黃昏時分。泰半秀女早已回去,只餘寥寥十數人仍在暖閣焦急等候。殿內掌上了燈,自御座下到大殿門口齊齊兩排河陽花燭,洋洋數百枝,枝枝如手臂粗,燭中灌有沉香屑,火焰明亮,香氣清郁。
 
我與眉莊和另四名秀女整衣肅容走了進去,聽一旁引導內監的口令下跪行禮,然後一齊站起來,垂手站立一旁等待司禮內監唱名然後一一出列參見。只聽一年老的內監啞著尖細的嗓音一個一個喊到:
「江蘇鹽道鄴簡之女鄴芳春,年十八。」
「蘇州織造孫長合之妹孫妙清,年十七。」
「宣城知府傅書平之女傅小棠,年十三。」
我低著頭,目不斜視地盯著地上,塊塊三尺見方的大青石磚拼貼無縫,中間光潔如鏡,四周琢磨出四喜如意雲紋圖案。聽著前幾位秀女跪拜如儀,衣角裙邊和滿頭珠翠首飾發出輕微的唏娑碰撞的的聲音。我好奇瞥一眼旁邊,有幾名秀女已緊張得雙手微微發抖,不由心內暗笑。
我忍不住偷眼看寶座上的帝后。雲意殿大而空闊,殿中牆壁棟樑與柱子皆飾以雲彩花紋,意態多姿,斑斕絢麗,全無龍鳳等宮中常用的花飾。赤金九龍金寶璀璨的寶座上方坐著的正是我大周朝第四代君主玄凌。那人頭戴通天冠,白玉珠十二旒,垂在面前,遮住龍顏,無法看清他神情樣貌。只是體態微斜,微微露疲憊之色,想是看了一天的秀女已然眼花,聽她們請安也只點頭示意,沒問什麼話便揮了揮手讓她們退下。可憐這些秀女緊張了一天,為了顧惜花容月貌連午飯也不敢吃,戰戰兢兢來參選,就這樣被輕易撂了牌子。皇后坐在皇帝寶座右側,珠冠鳳裳,甚是寶相莊嚴。長得也是端莊秀麗,眉目和善,雖勞碌了一日已顯疲態,猶自強坐著,氣勢絲毫不減。
「濟州都督沈自山之女沈眉莊,年十六。」眉莊脫列而出,身姿輕盈,低頭福了一福,聲如鶯囀:「臣女沈眉莊參見皇上皇后,願皇上萬歲萬福,皇后千歲吉祥。」
皇帝坐直身子,語氣頗有興趣:「可曾念過什麼書?」殿堂空闊,皇帝的聲音夾著縹緲而空曠的回音,遠遠聽來不太真實,嗡嗡地如在幻境。
眉莊依言溫文有禮地答道:「臣女愚鈍,甚少讀書,只看過《女則》與《女訓》,略識得幾個字。」
皇帝「唔」一聲道:「這兩本書講究女子的賢德,不錯。」
皇后和顏悅色地附和:「女兒家多以針線女紅為要,妳能識幾個字已是很好。」
眉莊聞言並不敢過於露出喜色,微微一笑答:「多謝皇上皇后讚賞。」
皇后語帶笑音,吩咐司禮內監:「還不快把名字記下留用。」
眉莊退下,轉身站到我身旁,舒出一口氣與我相視一笑。眉莊大方得體,容貌出眾,她入選是意料中事,我從不擔心。
正想著,司禮內監已經唱到我的名字,「吏部侍郎甄遠道之女甄嬛,年十五。」我上前兩步,盈盈拜倒,垂首說:「臣女甄嬛參見皇上皇后,願皇上萬歲萬福,皇后千歲吉祥。」
皇帝輕輕「哦」一聲,問道:「甄嬛?是哪個『嬛』?」
我低著頭脫口而出:「蔡伸詞:嬛嬛一裊楚宮腰。正是臣女閨名。」話一出口我就後悔了。一時口快太露鋒芒,把書上的話說了出來,恐怕已經引起皇帝注意,實在是有違初衷。
果然,皇帝撫掌笑道:「詩書倒是很通,甄遠道很會教女。只是不知妳是否當得起這個名字。抬起頭來!」
我情知避不過,後悔剛才鋒芒太露,現在也只能抬頭,希望皇帝看過這麼多南北佳麗,見我這麼規規矩矩的打扮會不感興趣。

皇后道:「走上前來。」說著微微側目,旁邊的內監立即會意,拿起一杯茶水潑在我面前。我不解其意,只得裝作視若無睹,穩穩當當地踏著茶水走上前兩步。
皇后含笑說:「很是端莊。」
只見皇帝抬手略微掀起垂在面前的十二旒白玉珠,愣了一愣,讚道:「柔橈嬛嬛,嫵媚姌嫋。妳果然當得起這個名字。」
皇后隨聲說:「打扮得也很是清麗,與剛才的沈氏正像是桃紅柳綠,很是得襯。」
我低低垂首,面上滾燙,想來已是紅若流霞,只好默不作聲。只覺得眼前盡是流金般的燭光隱隱搖曳,香氣陶陶然,綿綿不絕地在鼻尖蕩漾。
皇帝含笑點點頭,吩咐命司禮內監:「記下她名字留用。」
皇后轉過頭對皇帝笑道:「今日選的幾位宮嬪都是絕色,既有精通詩書的,又有賢德溫順的,真是增添宮中祥和之氣。」皇帝微微一笑卻不答話。
我心中一沉,上面高高端坐的那個男子就是我日後所倚仗終身的夫君了?我躬身施了一禮,默默歸列。見眉莊朝我燦然一笑,只好也報以一笑。我心中迷亂,不知該如何應對這突如其來的中選,無心再去理會別的。等這班秀女見駕完畢,按照預先引導內監教的,無論是否中選,都叩頭謝了恩然後隨班魚貫而出。
才出雲意殿,聽得身後「砰」地一聲,轉身去看,是剛才同列的秀女江蘇鹽道之女鄴芳春,只見她面色慘白,額頭上滿是冷汗,已然暈厥過去。想必是沒能「留用」以致傷心過度痰氣上湧。
我歎了一口氣說:「想留的沒能留,不想留的卻偏偏留下了。」說話間鄴芳春已被殿門前服侍的內監宮女扶了開去。
眉莊扶一扶我髮髻上將要滑落的芙蓉,輕聲說:「妹妹何必歎息,能進宮是福氣,多少人巴不得的事。況且妳我二人一同進宮,彼此也能多加照應。宣旨的內監已經去了,甄伯父必定歡喜。」
 
《後宮甄嬛傳》
是根據同名小說改編而成的一部後宮爭鬥題材電視劇。北京電視藝術中心於2010年購進電視版權,9月18日在北京開機拍攝。2011年11月17日開始在中國大陸各地方台陸續播出,2012年3月26起在安徽衛視東方衛視上星首播。台灣方面,由華視購入,並於2012年3月20日開始,於八點檔黃金時段首播。
 
本小說原為架空歷史,經電視劇改編後,設定在清朝雍正的後宮之中。
電視劇情:甄嬛生於清朝一官宦人家,家中長女,有兩個妹妹玉姚和玉嬈,父親甄遠道在朝廷為官,頗受皇帝器重。雍正元年,太后為制衡後宮與朝中勢力,充實後庭,以防年羹堯的親妹妹華妃專寵獨大,危及帝位,為皇帝舉辦在位十三年間唯一的一次選秀。十七歲的甄嬛與好姐妹眉莊、陵容奉命參選,她抱著來充個數的念頭,因此薄施粉黛,只等皇上“撂牌子”讓她落選。可命運卻跟她開了個玩笑,皇帝偏相中甄嬛的智慧、氣節與端莊,再加上她是甄遠道之女,於是把甄嬛留在了宮中,三人一同入選後宮,都成皇帝的妃嬪。
 
初入宮的甄嬛與眉莊、陵容結成一派,周旋在皇后和華妃兩派之間。
皇后仁懦,華妃囂張,步步緊逼,甄嬛受辱,幾度險些喪命於後宮。等到眉莊被冤,甄嬛初次懷孕被害流產,陵容變心後,天真的甄嬛逐漸感受到後宮的寒冷,慢慢成為後宮精明的女子。皇帝發現年羹堯的野心,令甄遠道剪除了年氏一族,甄嬛也用智慧鬥倒了華妃。但不久甄嬛又再次遭人暗算而失寵,父親也被文字獄牽連而遭牢獄之災,生下女兒朧月後,心灰意冷的甄嬛選擇出宮修行。
 
甄嬛在甘露寺受盡欺淩,幸得果親王十七爺悉心照顧,二人在患難中相親相愛,只等有機會一起遠走高飛,過平常人的生活。十七爺去滇南微服巡視,誤傳死訊,甄嬛為替十七爺報仇,也為保全腹中十七爺的骨肉,設計與皇帝相遇,重回宮中。太后為權衡後宮各方勢力同意甄嬛回宮,為了掩人耳目,皇帝稱甄嬛是四阿哥弘歷的生母,以鈕祜祿氏之姓迎回宮中,封為熹妃。甄嬛回宮後,十七爺卻活著回來,二人感慨為命運所弄,但為了肚子裏的孩子,甄嬛狠心斷絕了十七爺的念想,並決心靠權利保護自己的親人。甄嬛回宮後不久,太后病逝,後宮人心浮動,危機四伏。
 
暗戀十七爺的葉瀾依遷怒甄嬛,放貓害她動了胎氣,甄嬛早產生下與十七爺的一對子女,公主靈犀和六阿哥弘瞻,甄嬛受封淑妃,盡享恩寵。但皇後誣陷甄嬛與太醫溫實初私通生下雙子,逼迫滴血驗子,溫實初一怒之下自殘,眉莊受驚早產一女而死,臨死前將女兒托付給甄嬛。浣碧靠小像設計嫁給十七爺,小妹玉嬈也嫁與慎郡王。甄遠道的冤案終於得以平反,重新被皇帝重用,甄氏一族再度崛起。
 
皇后因沒有子嗣,擔心自己的後位不保,企圖利用陵容小產陷害甄嬛,卻誤打誤撞地讓皇帝發現陵容用暖情香迷惑自己,陵容被囚禁,皇後受牽連被冷落。甄嬛親手捶落腹中不健全的胎兒並嫁禍皇後,但皇帝顧及皇後是純元皇後的親妹妹,不肯重責。甄嬛從陵容遺言中發現純元皇後死得蹊蹺,於是借她人之口向皇帝告發純元皇後慘死的真相,皇帝大怒,下旨囚禁皇後,皇後終被扳倒。赫赫入侵,大清節節敗退,甄嬛設計把時疫傳入敵軍,摩格進京求和,但實為要挾,欲拿甄嬛與幽雲二州相抵,皇帝猶豫。最後妹妹玉姚主動替姐姐和親,甄嬛躲過一劫。
雍正皇帝勤政操勞過度,身體每況愈下,開始熱衷煉丹術以求長生。生性多疑的皇帝因聽信謠言,懷疑十七爺和甄嬛有私情,於是逼迫甄嬛毒殺十七爺,十七爺為保護甄嬛,偷換毒酒而亡,死在甄嬛的懷中。皇帝駕崩後,四阿哥弘歷登基,甄嬛被尊為太後,雖然風光無限,萬丈榮光,但她終究不過是一千古傷心人。
 
幕後:
制作單位: 北京電視藝術中心
總制片:人 曹平
導演:
鄭曉龍
編劇 流瀲
共1頁
1
瀏覽方式:
上一個話題 下一個話題 友善列印轉寄 字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