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文創作 > 文創空間 > yoyo原著小說《最後的灰姑娘》我可以是你的戀人嗎(上)
個人訂閱  |   停止訂閱  |   功能說明
本版規則:
1.歡迎發表文字創作,本版限發表個人原創作品
2.轉貼文章將會被刪除或搬移,喜歡分享網路文章者請將文章轉貼至「生活點滴

[同人創作]yoyo原著小說《最後的灰姑娘》我可以是你的戀人嗎(上)

yoyo (yoyosu215)
積分 : 94
回應數:0 / 瀏覽數:845
2013-07-04 19:01:59 發表
1

 

 

教堂的走廊上

 

『櫻 !』

凜太郎大聲的叫住櫻

一臉匆忙緊張的模樣

『不好了!廣斗在比賽時受了重傷!』

重傷?怎麼會這樣.....

櫻整個人傻住了

 

『去吧!』

櫻猶豫了

凜太郎把拿在手上的風衣交給櫻

要櫻趕去會場

櫻猶豫了

可是她的眼神卻洩漏了她的心情

 

『好了!快去吧!』

凜太郎用著堅定溫柔的眼神催促著櫻

『好.....好........』

櫻吞了一口水

拿起風衣後馬上往外衝

 

但是到了迴廊的盡頭

似乎想到了什麼

突然停下了腳步

櫻緩緩的回頭

似乎想對凜太郎說些什麼

可是喉頭似乎被什麼塞住了

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在做什麼?快去啊!!』

凜太郎看出櫻的徬徨

再度推了一把

眼眶浮上了淚水

櫻點了點頭

然後頭也不回的衝出了教堂

 

看著櫻穿著紅色禮服飛快奔馳而去的身影

凜太郎知道

櫻還愛著廣斗

她的一顆心還掛在那個年輕的孩子身上

 

去吧

去尋找妳的幸福

妳的幸福就是我所有的期盼

妳的笑顏是我這世上最美麗的禮物

凜太郎用著哀傷的神情

看著教堂迴廊的盡頭

一個已經失去的身影.........

 

 

 

 

 

是該離開的時候了

總該有一個人該學會放手吧

唉!我真的是個徹頭徹尾是個爛好人

 

儘管有前車之鑑

我居然還是沒有學到教訓

這種天生性格上的不會積極爭取

真是我人生的大敗筆啊

大汙點大恥辱啊

 

紐約......

凜太郎緩緩抬起頭

望著澄藍的天空苦笑了起來

 

 

凜太郎離開教堂

回到自己住了三個多月的公寓

換下黑色西裝禮服

穿回平日的舒適的格子襯衫牛仔褲

再一次檢查好門窗

然後拿出口袋裏的兩張機票

把寫著遠山櫻的那一張票

緩緩的放在廚房的桌上

 

再見了 我的戀人

戀人?

嗯....應該也還不算吧

凜太再次露出自謔的笑容

拉起早已打包好的大行李箱

輕輕地關上了大門

沒有留戀

沒有後悔

沒有眼淚

因為 這是我自己選擇的結局

 

 

 

 

離飛機起飛還有四個小時

下一班往機場的巴士還有十分鐘就到站

時間還很多

到機場的候機室再好好的整理心情吧

 

『TACHIBANA!TACHI-BA-NA!!!!!!!!』

風裏隱約傳來好熟悉的聲音

是誰在叫我?

應該是我聽錯了吧

才剛說放下了怎麼馬上幻聽了呢

原來我想念她比我自己知道的還嚴重啊

 

不行不行

我這個笨蛋

凜太郎猛搖了幾下頭

 

『TACHIBANA!!!!你這個懦弱的傢伙!!!!』

『你給我站住!!!!!!!』

剛剛的聲音變得好清晰

哇~!那是什麼?????

那一團紅色的火球是什麼??

哇........火球的周圍噴著強烈的火光

 

我沒看錯吧

那個身著紅色禮服手提高跟鞋與風衣的狼狽身影

不就是那個男人婆嗎?

她不是去了廣斗的會場了嗎?

怎麼.............

凜太郎的心跳突然快起來了

 

『你......你這......這可惡的傢伙!!』

『你這個懦弱沒種的爛傢伙!!!!』

說時遲那時快

這一團紅色的怒火已經衝到凜太郎的眼前

哇嗚~即使上氣不接下氣罵人還是很凌厲嘛

 

出現在凜太郎面前的是氣喘吁吁的櫻

香汗淋淋的櫻看起來非常悽慘

妝也糊了

髮也亂了

 

這個女人~~~~

我這麼精心為她做的髮型現在居然變成一個瘋女

我用心幫她畫的妝居然糊成一團

 

嘖嘖嘖嘖嘖....

我用了我所有的愛畫上的美麗雙眼

已經眼影眼線分不出了

 

唉呀呀呀呀呀~~

我母親為她挑的紅色禮服的裙角已經撕破了

這女人是跟誰去打架了?

 

 


 

 

『TACHIBANA!!!』

『你居然沒有等我??』

她說什麼???

『你這個沒良心的騙子!!!』

她現在......在說什麼........

 

『你為什麼不用等我?!!』

我想......我聽清楚了

『你想一個 人偷偷溜去紐約嗎?』

『你以為那裏很多金髮大胸脯的美女在等你嗎??』

『你以為你把我支走就可以了嗎???』

『你這個騙子!傻子!壞蛋!!!老處男!!!!!』

 

這個女人罵人怎麼這麼口不擇言啊

誰是老處男?

可是我的嘴角卻不自覺得慢慢往上揚

心 有些小小雀躍了起來了

盡管全轉乘站的旅客都在看我們

我還是放下了行李走到櫻的面前

 

『妳.......剛剛.....說什麼?』

我一個字一個字小心的說出口

生怕這個驚喜消失不見

 

『你......不是說好要帶我去紐約的嗎?』

我想我這一次聽得很清楚了

我的眼眶已經泛紅了

 

『可是......可是妳剛剛不是去了廣斗君那邊了嗎?』

『我是去了!但只是我擔心他所以我去了!』

『是你叫我去的!!』

『然後你現在想一個人偷偷地溜走?』

『你要把我留下來??』

 

這個女人居然嚎啕的哭起來了

哈哈哈

她居然為我嚎啕的哭起來了

不捨  高興  心酸   開心 心疼  .....

種種的情緒在我心中翻騰

 

我忍不住輕輕的擁住這個狼狽的小女人

拍拍她的肩膀

像哄著三歲孩子一樣

溫柔的告訴她

『帶妳去.....我一定帶妳去紐約......』

 

 

 

 

 

 

  

 

 

往成田機場的巴士剛剛離站

我們兩人都沒搭上

坐在椅子上的櫻心情稍微平復了

我幫她整理了一下亂髮

雖然沒有梳子

但這對我來說小事一樁

 

拿了手帕幫她擦掉糊成一團的妝

少了脂粉的臉龐反而更見秀麗

過去十年我為什麼都沒發現原來她是這麼美麗

我這個遲鈍男啊

我居然白白蹉跎了這麼多的歲月

 

我們兩人都沒有說話

只是緊緊握著手

空氣中有一股清涼的舒適感

那是一種安心的舒適吧

 

『我把妳的機票留在公寓的桌上......』

『我以為妳不會來了....』

聽我這麼說

櫻狠狠的瞪我一眼

『我就知道』

櫻居然一副了然於心的樣子

 

『在教堂的迴廊你要我去比賽場的時候.....』

『我就知道你在想什麼了....』

『其實說真的,當時確實我是想去看廣斗的....』

『但也僅僅只是關心他而已.....』

『是嗎?妳那時候的眼神明明就......』

『怎麼樣???』

『沒有.....』

『大男人講話幹嘛吞吞吐吐的』

這個女人!

哭完了本性就回來了?

 

『好啦好啦!我承認我當時心是有動了一下啦.....』

『不是一下吧?是動了很多下吧?』

聽我這麼一說

櫻的手肘就用力的頂過來了

我摀著我的胃

痛痛痛~~~

天啊!這女人動手的速度還真是快啊

啊!不是佩服的時候.....

 

 

『我被你一催促就急著跑出去了.....』

『可是到了迴廊盡頭時我停下來了....』

『我突然有一種預感.....』

『你準備自己去紐約....』

『我回頭看了你一眼....』

『我看到你哀傷的臉龐.....我想.....』

 

『我想....我知道了.....』

『我是沒辦法丟下你的.....』

『我沒有辦法想像.....失去了你的我自己.....』

櫻的聲音漸漸哽咽起來了

我忍不住轉向櫻

把她擁入我的懷中

 

 

櫻把她的臉埋在我的胸膛

我聽到了輕輕的啜泣聲

 

『我花了這麼多年.....』

『才發現我的身邊有一個這麼愛我的人....』

『原來....我對你的那些無理的要求與依賴.......』

『原來.....那是出自於一份情感上的安心與放心...』

『然後....我又花了好多時間才確認.....』

『原來這一份的安心....就是我一直在尋找的愛情....』

 

櫻說著說著   慢慢的抬起頭來

已經有些微腫的雙眼

很堅定的直視著我

『我.....可以.....是你的戀人嗎......』

 

 

看著這一張從未如此認真過的臉龐

我不禁笑了起來

然後   我慢慢的吻上她的唇

 

 

 

 

 

 

 

 


回個人新聞台看更多好文
共1頁
1
瀏覽方式:
上一個話題 下一個話題 友善列印轉寄 字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