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文創作 > 圖文影像創作 > ㄠㄠ山上夢小妖-蚩尤做怪
個人訂閱  |   停止訂閱  |   功能說明
本版規則:
‧本版以發表個人原創圖片作品為主,文字創作請至文創空間發表
‧圖文創作、電腦繪圖、插畫、影像合成等圖片創作作品歡迎發表~
‧轉貼圖片請在盡量於發表時加上您對轉貼作品的看法或心得。

[圖文創作]ㄠㄠ山上夢小妖-蚩尤做怪

shuwei (edokwos)
積分 : 0
回應數:0 / 瀏覽數:67
2017-03-13 19:32:40 發表
1

「對不起,對不起,我們會教好他。」又高又壯的牛爸、牛媽又是鞠躬又是道歉,要不是左鄰右舍相處太久了,一時間還會以為是巨石滑動。

等眾人離開,牛爸關上門,驚天大喊一聲:「牛--愚--」只見一個和牛爸相似的身影,從容地從屋內走出。

牛爸一把把兒子牛愚拎了起來,讓兩人目光平視:「你看看你做的好事!」

其實住在ㄠㄠ山上的每一家、每一戶甚至是每一族,身上都藏著祕密。說是「祕密」但是你有、我有、他有,自然也不會太去探究。一直以來大家就這樣和和樂樂、安安穩穩的窩在ㄠㄠ山上,幾乎是與世隔絕了,只和身邊「最熟悉的陌生人」成為了「老鄰居」。只是沒想到,最近山外開始大篇幅報導ㄠㄠ山,還來了一群有一群的探險隊,使大家每天都處於精神緊繃狀態。

「老爸,你怎麼也跟著變不聰明了呢?」牛愚拍拍爸爸的手,要他把自己放下。一重獲自由,一邊悠然地坐在沙發上,低著在自己的筆記本上揮灑著,一邊不甚在意地回:「山外的人怎麼可能聰明到把這座山看清楚,你們太緊張了啦!」巧妙地利用低頭的陰影隔住自己不屑的笑容,以防又被叮嚀「要有禮貌」。

「我的寶貝兒子啊!你到底什麼時候才會長大呢?」牛媽口裡的氣嘆了又嘆,幾乎是打從兒子出生那天就沒停過。

「如果老媽是問我的生日,那就距離今天六個月又十一天;如果是問我的腦袋,那就是等我手裡這一題題目解完;如果是問我的體型,那就是……」面對媽媽的感嘆,牛愚頭沒抬,手沒停,彷彿只是分出腦袋和精神的千分之一回應著。恐怕如果不是自己的媽媽,他又要開口「太不聰明了」。

牛爸無奈地也讓自己埋進沙發裡:「看來取名字叫『牛愚』還不夠,應該叫『牛大愚』的!」隨著碎唸,陷入回憶中。

牛家,原蚩尤族。

蚩尤族族人的特徵就是,擁有人高馬大的外表,以及「山外人」所稱的「高智商」,喜歡統合整理、研究發明、實驗試嘗,總是在短時間內就有一個新科技的發明出現,就是人際關係不好,懶於跟別人解釋自己的想法,就連被無賴、栽贓,他們也不辯駁,因為對他們來說都是「這麼簡單,還用說嗎?」所以一直以來都是「背黑鍋大王」。直到隨著歲月洗禮,才慢慢地像個「普通人」。 牛家以外的人,總以為牛愚是「問題孩子」,誰叫打從牛愚小時候和同年齡孩子相處,最喜歡問「為什麼」。

玩吹泡泡,問:「為什麼?」解釋了,還是問:「為什麼?」玩躲貓貓,問:「為什麼?」解釋了玩法,又再問:「為什麼?」鄰居們常常善意提醒要牛愚的父母親注意一下,多陪伴、多教導。其實牛愚真的是「問題孩子」,只是他的問題和大家想的不一樣。他每一次的「為什麼」是在問:「為什麼這麼簡單的事還要玩?」「為什麼這麼簡單的事,還要解說這麼多次?」「愚」這個名字就是家人希望他可以不那麼聰明,可以平凡一點,只是人生總是事與願違啊!

牛媽遞了一杯還冒著白煙的茶水給牛爸,問:「說說吧!這回你們幾個又做了什麼?」

放下手中的筆記本,牛愚一臉興奮地看著媽媽:「和笑咪咪一起,這回很好玩喔!」

和牛愚不一樣,笑咪咪之所以被叫「笑咪咪」就是因為他逢人就笑,甚至根本不在乎牛愚的臭臉,面對聽不懂的話,就賴在牛愚身邊,碎唸到牛愚向他說明清楚。認識這兩個的人都說他們一個是太陽、一個是月亮。

牛愚第一次聽見,難得「說好話」:「這話說得很聰明,你表情這麼多,就像月亮一樣一直變來變去;我就是太陽,始終不變。」

笑咪咪一聽,變成笑哈哈:「他們應該是覺得你是月亮吧!看到你,什麼奇怪的事都會出現。」

是的,因為牛愚喜歡研究、實驗,常常「破壞」了原有的寧靜,在大家眼中牛愚=奇怪的事=問題孩子。

他前一陣子發現山裡有種植物,燒起來無色、無味也不會有燃燒的聲音,最神祕的是,燒出來的煙不但感受不到熱氣,反而還有冰冰涼涼的感覺。加上他之前研究出仿鳥類翅膀的「電動飛行器」,和透過研究貓頭鷹的眼睛,設計出的夜間眼鏡。他們決定同時試驗,看看會是什麼情況。

「聽起來很正常啊,然後呢?」和兒子其他奇奇怪怪的設計,牛媽覺得這幾項算是「正常產品」。

「然後就遇到那群人了啊!」牛愚聳了聳肩。「那群人」,那群山外來的人。

隨著一次又一次的飛行測試,參與試驗的每個人都成了積滿水氣的雲朵,攤在樹林間,因為汗水沾粘在身上的枯葉,成為雲朵的金邊。牛愚想到,如果可以燒出的煙是冰涼的,這樣或許就能用來替大家降溫。連忙和笑咪咪一起挖了個坑,把發現的葉子都丟了進去,火光只閃了一瞬,慢慢地大家真的成為雲霧中的雲朵了,尤其在雲霧完全把大家包圍起來前,從樹葉堆鑽出的陽光打在大家身上,每個人都變「亮晶晶」了。

看著漸漸被白煙包圍的大家,笑咪咪靈機一動:「我們來玩偽裝遊戲吧!看裝得最像!」

正當大家在討論遊戲規則時,探險隊接近了。

「他們。」牛愚忽然冒出兩個字,除了笑咪咪外,所有人都皺著眉。

笑咪咪幫忙翻譯:「最後讓這些山外人發現的人獲勝!」

牛媽恍然大悟:「所以你們有人被發現了?」才會鬧得現在風風雨雨。

「一半。」牛愚撇了撇嘴:「山外人只要聽見一點聲音就尖叫,然後就遮臉。想看就不要怕,不然怕就遮好遮緊,還邊遮邊看,又累又看不清楚,太不聰明了。」

「所以才會出現牛、羊、馬……」牛爸點了點頭,好似也在讚同兒子的「不聰明」論調。接著又問:「相機跟攝影機又是怎麼回事,怎麼會拍出來又黑黑的,攝影機又不能開?」

牛愚想了一下:「我也是後來才知道,原來,在葉子燒出的白煙中拍出來的照片居然是黑的耶!改天找笑咪咪也來試一次。」然後又恢復不屑的表情:「攝影機就不關我的事了,是他們一直重看之前的影帶,等到要拍了,就沒電啦!沒電,怎麼開機啊!」

「終究還是引起山外人的注意了。」聽完兒子話,牛爸頓了一下:「沒辦法了,只好搬家吧!」

「要搬家啊?」牛愚歪著頭想了想:「可以啊,可是我的房間前面要有楓樹喔!」

「那沒問題。」看兒子難得好溝通,牛爸正開心自己挑對了好時機。沒想到接著又聽到:「我不要跟不聰明的人住同一區喔!」

「牛愚---」牛爸、牛媽同時大喊:「注意你的禮貌!」

牛愚先深吸了一口氣,彷彿在等「禮貌」隨著空氣流遍全身,才按了新鄰居家的門鈴。打從離開ㄠㄠ山,牛爸和牛媽幾乎是打「禮貌」這兩個字貼滿整個家,就怕兒子一時間又「忘了」。新鄰居看起來似乎有點太激動了,顯得不是太聰明,不過他有忍耐,什麼話也沒說,只執行好友的叮嚀:「笑!愈覺得不滿意,愈要笑!才不會被人發現!」

「阿姨、叔叔你們好,我叫牛愚,住在旁邊,等一下有聽故事活動,想問你們家的小朋友要不要一起去。」牛愚邊說,邊暗自叨唸自己的好友:「這句子設計得也太不聰明了吧!誰會沒事就把自己的孩子交給陌生人呢!」是的,他們搬走後沒多久,好友笑咪咪一家也跟著搬家了。

沒想到新鄰居一聽,二話不說,手一推就把孩子趕出門了:「去去去!多認識新朋友很好,不要每天在家只會吃,像個愛吃鬼一樣。」

還來不及回過神,一個身影已經撞上了牛愚的肚子。

牛愚看著肚子前小身影,還聽見對方說:「喔!天啊!怎麼全身都這麼硬啊!你是吃石頭長大的喔!」

挑了挑眉:「沒有,我吃米飯長大的。」又深吸了一口氣,漾開像花一樣的笑容:「妳好,我叫牛愚。」笑,愈不滿意,愈要笑。

碎碎唸:

隨著讀到愈多關於蚩尤的資料,愈覺得蚩尤非常適合演偶像劇或電影。由《山海經‧大荒北經》中記錄可以推測,蚩尤應該長得很高大。再從《管子‧五行篇》提到:蚩尤明乎天道;還有《尸子》裡的:造冶者蚩尤。表示蚩尤聰明、善於設計武器。如果演英雄電影,應該是《復仇者聯盟》中「東尼」的角色吧,而且我猜,蚩尤應該也像東尼一樣,人際溝通有點問題,因為他們都太聰明了,甚至聰明到不可一世。只是東尼和鋼鐵人贏得戰爭,而蚩尤輸了。歷史由勝利的人記錄,否則明明只是「不同部落」戰爭,怎麼黃帝留下的畫像就「人模人樣」,蚩尤就被「妖魔化」了。

腦海裡出現的蚩尤一直很現代,少了一點萌味。所以,這次「夢小妖」、「萌小妖」畫象,容後再補了。


回個人新聞台看更多好文
共1頁
1
瀏覽方式:
上一個話題 下一個話題 友善列印轉寄 字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