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文創作 > 圖文影像創作 > 描開心
個人訂閱  |   停止訂閱  |   功能說明
本版規則:
‧本版以發表個人原創圖片作品為主,文字創作請至文創空間發表
‧圖文創作、電腦繪圖、插畫、影像合成等圖片創作作品歡迎發表~
‧轉貼圖片請在盡量於發表時加上您對轉貼作品的看法或心得。

[創意手作]描開心

小蟹子 (hi5877)
積分 : 96
回應數:0 / 瀏覽數:83
2017-04-21 15:19:36 發表
1


                             1.   相遇

    年輕時採訪奚淞,和他微失意相遇,非常驚奇,他毫不遮掩地捧出最簡單的生命真誠,和初相遇的小採訪,分享情感波折的傷痛。很多年很多年過去,我一直這樣記得,那樣深沉透明的痛,並且深深相信他的謙謙自道:「我有一顆很容易起煩惱的心」。

        誰不是這樣呢?想起奚淞的〈安靜七帖〉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47252,用一輩子的每一天,安安靜靜地奉行七則禪修方法經行,專心走路;靜坐,天沒亮,在蓮花燈前與燭光約會;抄經,毛筆是最貼心的伙伴;描菩薩,全神貫注用毛筆勾勒流動的長線條;縫一粒鈕扣,引線穿針,漫行記憶之河;掃灰塵,學習專心;赤腳走山,專注於身體運作而暫時放下煩惱造作。

    知道奚淞「光明靜好」系列燈作/原作展延期,特意北上,奚淞其人其事,是多年來不滅不死的微光。一直很喜歡王爾德在生命最低潮時所嚮往的這一點點微光:「即使身在陰谷,也要仰望星辰。家門口的玄關貼著聖嚴法師手書「光明遠大」,清遒的字跡,如一棵搖涼的樹,一照眼,心就慢慢安定下來;更有趣的是,寫了本少年小說《向有光的地方走去》,相熟的朋友總愛打趣:「如果能夠,你是不是打算把這幾個字都拿去商標登記?」

    這些年到台北,總是這一站那一站,約了這個人又見那個人,談這件事,別忘了又談那件事。這一天,安排得很簡單,出了中山站,在這個文青竄動好吃又好玩的十方紅塵,下了「六堆伙房」地下室,小小的盤飾、素簡的菜餚,吃個飯等下午一點「雄獅星空」開門。一直陪著我的「流浪小包包」,靠在展覽桌下,宛如疲倦的心載新載奔,終於安安靜靜地靠了岸。

         台灣這些年的「文創產業」,風雷震震,奚淞是其中極少數的低吟。有時候覺得,這世界太紛華太擁擠也太熱鬧,足堪分享寧靜,才算用文化闢創出一方淨土,奚淞多年來在台北書院教作布衣寫毛筆字,透過「心」與「手」的反覆靠近,藉手藝對生命實相「無常、苦、無我、寂靜」有所契入,不離不棄,相依相伴,歲月靜穩,終究有限,而後他設計了「手藝禪」,在美如夢幻的光影展場一角,坐下來,薄薄的雁皮宣套在奚淞的畫稿上,拿起毛筆,細細描圖,如他每日一早的寧靜禪修。

    剛坐下,桌面上有一葉簡單的「心蓮」,細細描了幾筆,才發現還有一大疊畫稿,靜靜等待相遇。很喜歡這張張闔如蓮瓣的手印特寫,原來,這張畫稿叫做「開心」,那是奚淞1992年參訪印度阿疆塔石窟(Ajanta Caves)時,看守人以玻璃折射洞外的陽光,映現幽暗洞窟裡一尊偉然的石雕佛像,雙眼低垂,淺笑安然,手肘彎向胸口,十指如花瓣般在胸前交扣成「說法印」,如「解繩結」,但雙手間沒有實際的繩結,意味著佛陀正在教眾生解開看不見的心結,在其滅度後二千五百多年,仍能跨越時空和語言藩籬,為眾生引路。

                               2.   安住

    「光明靜好」展場邊角,我描繪著一抹心蓮,順手寫下自然浮起的古詩十九首「涉江采芙蓉,采之欲遺誰?」朋友笑說:「再光明再禪靜的現場,你還是掙不開紅塵纏縛。」真的耶!對照奚淞原稿的簡淨清靈,我這一莖細蓮,真是長路漫漫,憂傷終老。

    隨手又描了方小小的「開心」手印,隨筆附著:「漫道人間繁華,拈指處,花開花滅」,這些如浮雲般來回纏繞的字句,是我最喜歡的玩具。幸而不曾遇見黛玉,帶著通靈寶玉的青埂峰下補天頑石,都要被笑話「妄談禪」了,只有在小小的角落自歌自舞,才有機會,旋出拈指花開花滅的小宇宙。

    這個下午,在「光明靜好」燈作畫稿邊,看書,喝咖啡,最後還帶了份「手藝禪」的小禮物回家。大幅棉布包裹著奚淞手書《心經》與蓮華、佛手、觀音稿本,回到家,將底稿平放於桌上,疊上半透明的雁皮棉宣,用毛筆臨摹經文字句,慢慢走進手藝禪的靜心領地。毛筆白描,墨色修心,每一次筆與紙的接觸,這樣相似,卻從來不曾重複,像時空中每一次相遇的迥異和真實。 

    一直不喜歡臨帖,學生時買了一整刀未裁切的宣紙,不曾臨摹過任何一種書體,光是隨意流動著,還自許為「書卡體」,仿稱這多像五六年級生最愛收集的那種書籤字呢!不過我寫的字很大,每到需要寫小字時,都寫在全開紙上再慢慢縮小。幸好,我很少為不斷重複的問題沮喪,不會寫小字,就被我當成「生命中不可能追尋的圓滿」,日日在「和生命和解」的正念歡愉中,理所當然當做一件「人人必然面對的小遺憾」。

         這年春櫻繁華,小四從京都回來,為我帶了些「古都」自來墨水小楷筆。英雄美人,以及漂亮到讓人捨不得荒廢的精緻小物,都不應該被辜負。

    決定從現在開始練小字。解開手藝禪的大布包,挑出如花瓣般在胸前交扣的「開心」手印,從2017年穀雨時的第一張描圖開始,期盼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一年又一年,可以這樣安安靜靜地,一直一直描開心……


回個人新聞台看更多好文
共1頁
1
瀏覽方式:
上一個話題 下一個話題 友善列印轉寄 字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