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生活情報 > 健康樂活 > 荊棘裡的百合花(中)
個人訂閱  |   停止訂閱  |   功能說明
本版規則:
‧與健康有關的醫療資訊、飲食都歡迎在此發表
‧與健康無關的資訊將被刪除,不另行通知。
‧禁止任何廣告資訊,違者一律刪除與禁止發言。

[身體保健]荊棘裡的百合花(中)

田珍寶 (estherry)
積分 : 1,959
回應數:0 / 瀏覽數:53
2017-03-14 21:25:02 發表
1

荊棘裡的百合花(中)

荊棘裡的百合花(中)

  文/田吉雅雲

      前情提要:

      田吉雅雲於望美求得聖靈、受洗後,返夫家,遭遇逼迫,更利誘她返回原教會將給予大衣、婦女會會長之職……

      寧願挨餓也不能沒有禱告

      本來一日三餐都由我來掌廚,這時婆婆特別交代:「下餐燒飯時要少煮一碗米。」我說:「好。」心想可能有人已吃過。但等到要開飯時,卻無人缺席,按慣例先把每個人的碗都盛好飯後,才輪到自己,當感謝禱告完後,伸手想捧碗,卻找不著飯碗,這時家人哄堂大笑,由於我不明白事因為何,又去拿空碗盛飯時,婆婆便起身從我手中搶走飯碗,倒在地上餵狗。頓時我不知所措而楞在那兒,公公卻說:「這飯是○○教會的,妳不能吃;妳可以禱告叫妳的神從天上把飯掉下來給妳吃呀!」這樣他們又嘲笑我,此時我的忍耐已到了極限,立刻到房間痛哭禱告,求神保守我,不要因他們的欺侮而信心軟弱,且祈求神感化先生趕快相信主,使我的信仰有伴侶而不再孤獨奮鬥。此時先生進房間對我說:「妳為何那麼堅守信仰,何苦呢?明知我們都非常反對,何必呢?只要妳回到我們的教會,我們就馬上給妳吃飯,再也不罵妳;不然我對妳也莫可奈何。」

      雖挨餓,半夜仍爬起來禱告,次日照常煮飯菜給家人吃,可是用餐時,他們嚴嚴地斥責我不可吃飯,連我禱告亦被限制,內心實在無助又悲傷。分內的工作從不敢怠慢,並對公婆恭敬,且又深愛著丈夫。鄰舍目睹此情,對我說:「妳不知道妳家人每天責罵妳嗎?」我說:「知道啊!」她們說:「那妳為何不生氣呢?任憑他們刁難使喚妳而毫無怨言?」我說:「他們迫害我是因不知道聖經中的真理。」

      離婚邊緣

      有一天先生嚴嚴地說:「我要問清楚,妳到底愛我還是愛耶穌?如果愛我,就跟我到我所信的教會去,倘若愛的是耶穌,那我們要離婚。」心想若真到此地步,當然要選擇耶穌,可是又不能得罪他,於是很理智地回答:「為什麼要做比較?祂是神,你是人。就算我們恩愛一百年,等到我們走完人生的那一刻,你不但沒有得救,而我跟著你下地獄,那太不划算!不如趁現在仰賴祂,將來靠祂的恩典得救啊!」然他不領受,還一再地說:「那我們離婚吧!」我說:「你若一定要離婚,我答應,但條件是孩子給我,因我已帶他受了洗,我對他有信仰培育的責任,不然我寧願餓死也要留在這兒。」他回答:「孩子是我的,不給妳。」那夜我憂心如焚,感覺已處在絕境,對未來萬念俱灰,惟一的希望是信靠耶穌,一切都在乎祂。感謝主,藉禱告中看到異象和做異夢,得到極大的安慰。

      歷天國與地獄

      有回夢見天使來對我說:「我要帶妳到天國和地獄。」我回答:「好。」祂在前帶路,先到地獄。那兒幽暗,但仍能看清楚一切,看到牢裏的人都瘦成皮包骨,穿的衣服破爛不堪,表情甚是痛苦,看到我們來,都大聲嚷著,叫我們開門放他們出來;牢又窄,人又密集,幾乎無空間可站穩。天使說:「別理他們。」這時他們更急切地央求我們,甚至從縫口伸出手來哭求。跟著天使漸漸走下坡到第二關時,看著裡面的人比剛見到的更淒慘,有濃厚的煙霧,瀰漫整個牢房,只見人影起起伏伏地出現,但慘叫聲此起彼落,有咳嗽、哭鬧、嗆煙、懼痛的唉叫聲,真令我難以忍受。再往前走至第三關,發現那濃煙是由底下冒上來的,可見深底處有火湖,那場面不是更難看嗎?於是不想往前看,便轉身回頭,向天使說:「我不敢再看下去了,我要回去。」天使回答:「多看幾關啊!」我不回答,直走向大門口,天使隨後也到,便指著前面的大山說:「在山頂上,潔白發光的房子是天國,現在我們跳過這谷到對岸,才能走到天國。」我應聲說:「好。」心想跳過這谷並非難事。這時天使輕鬆地跳躍深谷到了對岸,立刻揮手叫我也跳過去,我正準備起跳時,才發覺原來相距約二、三十尺遠,叫我怎能跳得過去?就算使盡一切力量也絕對跳不過,然若跳不過,即無法離開此地,豈不永遠待在地獄裏了。再仔細看看山谷,谷深不見底,這時才知原來天國和地獄是不相連的啊!

      正當不知所措,極其惶恐而哭泣時,天使又叫我:「旁邊有匹馬,可以騎上牠,牠會跳過來。」剛才都沒看到馬,又在山崖峭壁無草之地怎會有馬呢?真不敢置信。我轉頭看,果真有匹白馬,高大又肥壯,因沒繩子栓著,只好抓緊脖子上的長毛,跨坐在馬背上感到安穩又踏實。我坐好,馬便跺腳幾下,下意識感覺到牠要我緊緊抓穩。感謝主!馬任意在空中馳騁,很快地到對岸,天使說:「現在要走天國路。」路非常陡,坐在馬上簡直如懸吊著,若不緊抓馬鬃、從馬背上滑落下去,還不是掉進深谷中呀!故閉眼、心中不住地默禱,求主保佑。好不容易終於聽到天使說:「天國到了。」睜開眼睛,眼前呈現不是言語和筆墨所能形容的美,惟一幢廣闊金色閃亮的大房子,四周遍地盡是美麗的花園,沒有陽光的照射卻很溫和,景色非常秀麗,令人羨慕不已。一些人在外走動,皆是身穿白衣,見到我來,都面露微笑地迎接,我亦感受到他們的快樂,比起剛才在地獄中所看到的一切,實在是天淵之別。正當要下馬之際卻夢醒了,腦中不停地浮現地獄中驚駭不堪的畫面,不時心有餘悸地警惕,要趁時把握真耶穌教會的真理,不然亦從馬背上滑落谷中,得救的福分與我無緣。

      與豬群共食

      在靈性上爭得一席之地不易,雖任勞任怨地逆來順受,想討好家人,給我鬆懈此一壓力,因我幾乎已擔當不起了。先生看著我日漸消瘦,體力不支,無昔日的丰采,於心不忍之下,便偷偷地拿飯給我,可是飯粒還未進口,又被婆婆搶去摔在地上,眼睜睜地看著白米飯讓狗給吃了,我的淚水也隨著流下來;原來他們看我連狗都不如。

      身體顯得弱不禁風,不勝寒飢,故餵豬時想出法子,不如下餐燒豬食時,把地瓜整塊清洗乾淨,與地瓜葉一起煮,不就有東西可餬口嗎?雖不是美食,但總比沒有的好。這樣維持了數日。當我每次與豬群共食之時,心中總想起主耶穌說的比喻,浪子回頭之事蹟:他恨不得拿豬喫的豆莢兒來充飢,這「恨不得」,可見他還沒得吃呢?(路十五16)而我呢?已經有得吃了。雖然如此,我仍堅持,滿心感謝主,惟願禱告蒙主垂聽,能將先生感化成為主的兒女,且做我信仰上的伴。

      好景不常,我吃豬食的事被公公發現,大罵我一頓,叫我以後不能再偷吃。等下餐再燒豬食時,他本不插手的工作,竟然勤快地幫忙,把地瓜切細塊又不洗,我即說:「爸爸!那些地瓜讓我洗吧!」他回答:「不用了,豬本來要吃土的。」這下好了,他知道我甚愛乾淨,他這麼做為防範我再吃。家人早已把所有食物一概緊鎖在倉庫裏,做飯時間到了,把當煮的食物拿出來,還在一旁看守著我。一向坦白毫不留分文當私房錢的我,事到臨頭沒錢買零食充飢。

      深夜禱告嚇跑路人

      每到深夜必起來禱告與主靈交,這是我最快樂的時候。為了不被發現,便走到遠遠的水田中禱告。有一次我在禱告中,恰巧有一些人路過,而我未察覺,他們被我的禱告聲驚嚇(水田下面有幾戶人家,田埂是他們必經的小路),有的跌在田埂下,有的加速逃跑,且頻頻回頭探望,卻只看到那些立著的禾捆,什麼人影也沒看見,所以斷定是在鬧鬼。這事被議論紛紛,公婆聽了即向那些人解釋:「我的水田怎麼會有鬼?那是媳婦在禱告;若不信,明晨這時刻守著看。」

      我因不知已被發現,沒防範,次日同時在原地禱告而被看到,家人當場威勢極甚斥罵。我因多日被禁食之故,肉身疲憊不堪,但心中充滿了喜樂,深信主耶穌會賜恩憐憫可憐的我;雖被嚴禁禱告與絕食,倚靠神的信心卻日漸加增。

      我已到了不能再幹活的境地,有氣無力,但還是殷勤地為先生代禱,求主快快感動他。正要悄悄地起來被他發覺,他說:「我知道妳一直為我禱告;不必了,我到死也不會信你們的真耶穌教會。」我即說:「不是你不想信,只怕主耶穌不揀選你做祂的兒女。因為經上記著:『不是你們揀選了我,是我揀選了你們(約十五16上)』,這是主耶穌親口說的呀!」他沉默地睡著了,我才起身站在門口瞻望片刻,尋找禱告適宜之地。便看準了牛舍,明知那兒散出濃濃的臭味、又髒,就是因為這緣故不易被懷疑,牛舍在庭院廣場下方,那裡有兩頭大水牛,心想,若有人聽到禱告的聲音時,會誤以為是牛的呼吸聲,能使我逃過責罵。很有心地夾在牛的當中禱告,深信主會保護,使牛乖乖地不踐踏我。惟有禱告,信仰才能支持下去。

      向主求死

      絕食已第八天了,體力透支之下,感覺身子只剩空殼外,尚有微微無力的氣,但是仍不住禱告:「求主快快地感動先生,讓他也配做主的兒女。主啊!婢女的禱告若能蒙主垂聽,這愛無能為報,惟願將他還給主耶穌做活祭。」

      因太虛弱行動不便,就留在房間無聲的禱告,含淚迫切地求主:「可憐我!魔鬼藉家人從主的手中想奪取我,我受的,主無所不知,就請主耶穌今夜取走我的性命吧!我真受不了啦!但是連帶孩子也是,免得他留下無人關照信仰,那也可憐啊!」禱告完正拭淚之際,先生卻說風涼話:「只要妳離開妳的教會就好了,馬上給妳飯吃。」想死的我不願回答,但覺得他很可憐,不懂聖經的話,才勉強回話:「聖經告訴我們,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裏所出的一切話」(太四4)。說完後躺下,把孩子擁在懷裏,多看了四周及天花板,心中吶喊著:孩子!我們沒有明天,明天的來臨已在異國與主同在,在那裡我們不再受苦,坦然無懼地等候主。

      次日,第九天,大清早朦朧中醒來,怎麼聽到熟悉的聲音,眼前呈現的還是那些景物,難道我還沒死嗎?不相信趕緊揉揉雙眼看清楚,果然真的不是天國,令我失望又心碎地哭了,又站不起來,只好哭著默禱向主說:「主啊!祢不愛我,不然為何不在乎我的遭遇?不過我仍堅決倚靠祢,直到成全祢的美意為止。」

 
(下期待續)


      轉載自2004年6月12日聖靈的見證電子報


回個人新聞台看更多好文
共1頁
1
瀏覽方式:
上一個話題 下一個話題 友善列印轉寄 字級 :